浙江数百人投资寻找国民党遗留大陆宝藏 被骗数百万(2)

解说:

何老汉是不是对的人呢,这些寻宝人也说不清。

去年年底,秦大爷的儿子从外地回天台探亲,发现父亲的30多万存款不见了,随即将这一情况反映到了公安部门。

民警 浙江省天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 丁少鹏:

秦某就觉得他父亲被骗了,然后就带着他的父亲过来我们单位报案了。

解说:

经警方查证,这是一起历时多年的诈骗案,犯罪嫌疑人谎称自己是潜伏在大陆看管宝藏的国民党将领,现在已是百岁高龄,以挖宝为由,通过电话联系到何老汉,让他发展下线,帮他们筹措资金。

今年7月,警方在广西百色抓到了两名犯罪嫌疑人——兰某和卜某。所谓的百岁高龄的老人,原来都这么年轻。

他们通过电话联络何老汉等被骗对象时,故意装得声音沙哑,而在短信里,他们还装成父辈,对六、七十岁的寻宝人以“闺女”相称。

为了躲避银行的监控,犯罪嫌疑人每次取钱时都戴着一个蓝色的头盔。

虽然兰某百般抵赖,但经过他的同伙卜某指认,带着头盔取钱的确定是兰某本人无疑。

犯罪嫌疑人兰某和卜某是师徒关系,原来在广西一带替人做丧事,从去年开始,他们冒充“梅花协会”专门负责看管宝藏的老人,诈骗了五、六十万元。对于这个数额,何老汉并不认同,他认为他汇出去的钱远不止这么多。

大队长 浙江省天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 徐才昌:

我发现案犯远远不只这两个人,案犯应该是更大的一个团伙,而且被害对象也不是单单涉及到我们天台几百号人。

解说:

骗子不只一个,汇出去的钱收款人也各不相同。

记者:

你这个怎么汇的,人的姓名每个都不一样呢?

何老汉:

那这么多人,海外进来6大门派,又不是一条路的,所以我们头都搞昏了。

记者:

有李天龙。

何老汉:

是啊。

记者:

还有谁?

何老汉:

还有李济深、李青山、光陈立夫有五个。

记者:

多少?

何老汉:

五个。

记者:

有五个陈立夫?

何老汉:

是啊。

记者:

为什么有五个呢?

何老汉:

都是替身啊,真正的陈立夫死了,没有了。

记者:

有五个替身。

何老汉:

是啊。

记者:

这五个替身你都给他们打过钱吗?

何老汉:

都打过啊。

解说:

如今,这样的骗术还在继续,就在记者采访之际,何老汉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听上去,他是准备为新的上级筹款,继续他的所谓“民族”大业。

何老汉:

早上你还叫我,一定要凑1万块钱,我这1万块钱还没有凑起来,凑不齐啊。

我身上现在还有散钱500块,今天用了100块了,现在还有400块。

解说:

给老何打电话的这个人自称是看管宝藏的国民党将领“老五叔李天龙”,他承诺,只要老何汇给他14. 8万元,他就安排何老汉、吴先生等108位投资者到北京领取宝藏。

何老汉:

这刚才打电话的是李天龙。

记者:

他是不是要你给他打钱?

何老汉:

他这里给我3亿8000万,我已经给他打了13万8000了,还差1万。他要14万8000。这一万块钱昨天今天我凑不起来。

解说:

等何老汉挂了电话,记者立刻回拨了过去,看看这位自称是百岁高龄的“老五叔”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记者:

喂,你好。你是老五叔是吗?你现在还需要多少钱?

老五叔:

你们那是3500万是吧。

记者:

对,我们申请的是3500万。

老五叔:

我们不是需要多少钱,是按比例收钱。按比例放款,放下去的。

解说:

言谈中,这位自称“百岁高龄的老五叔”反应迅速,思维敏捷,见记者问得多,对方随即挂断了电话。

不久前,浙江天台警方在广西百色,又抓到了5名犯罪嫌疑人。

徐才昌:

你在骗他,他也在骗他。但是他们冒充的这个性质是一样的。都是老五叔啊,或者江小龙啊。以这几个身份。无非就是说,我是真正的老五叔。其他的人不是真正的老五叔。其实他们性质基本上一样。抓的几个人中起码有三四个人是冒充老五叔的。

解说:

在这些嫌疑人的家中,不仅发现了大量涉案手机、银行卡等证物。还搜到几份海南和贵州等地被骗对象的名单。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青草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