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告他欺凌!绰号最好的请过来 不好的请走

核心提示:  “肥仔”“麻脸”“矮冬瓜”……如果有人给你起的这些绰号令你不爽,就可以告他欺凌!近日,广东多部门出台打击校园欺凌的办法,其中规定“起侮辱性绰号”也属校园欺凌事件。

“肥仔”“麻脸”“矮冬瓜”……如果有人给你起的这些绰号令你不爽,就可以告他欺凌!近日,广东多部门出台打击校园欺凌的办法,其中规定“起侮辱性绰号”也属校园欺凌事件。

我国是绰号大国,绰号文化可谓源远流长、蔚为大观、汪洋恣肆、说来话长……看看掉进绰号堆里的《水浒传》就知道了!

有的绰号生动传神堪称妙笔,也有的确实令人不那么愉快。谁让人生这么复杂?

  谁的童年没有绰号

热门影片《悲伤逆流成河》的结尾:深受校园暴力之痛的易遥,跳湖自杀之前,声泪俱下痛斥平日欺凌她的同学:“你们骂过我最难听的词,编过最下流的绰号。你们比石头还冷漠,又恶毒又愚蠢!”

广东出台规定“‘起侮辱性绰号’也属校园欺凌事件”的文件,看来是经过调研的。从之后大量网友的赞成票也可以看出,一个带有恶意的绰号,的确能成为一个人几十年的心理阴影。然而我们是一个绰号文化多么深厚的社会,谁的童年时代不伴随着几个绰号?什么“大头”、“麻杆”、“小不点儿”,要么被人叫,要么叫别人!

对于绰号欺凌这个事儿,小编也有一段不太愉快的童年记忆。还记得电影《赤壁》里,林志玲给新生的小马驹起的那个“荆楚之地”的名字吗。对,就是“萌萌”。小编的小名就是它。但因为这么一个“萌萌哒”的名字,整个小学时代,小编都被同学叫做“馒头”。因为在俺们老家那个屯,馒头被叫做“馍馍”,而“馍馍”又跟“萌萌”同音。其实光被叫“馒头”,还可以忍。但一些男生继续发挥,什么长毛馒头、菜汤泡馒头。加之小编那时比较黑且瘦小,又进一步成了“窝窝头”……总之,很长时间内,小编都因为这个绰号抬不起头!

同样糟心的,还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男主。这部影片中,男主的父亲想让儿子拥有“清澈的灵魂”,就用世界上最漂亮的游泳池给儿子命名——皮辛。但皮辛与“小便”同音,于是“优雅的法国泳池变成了肮脏的印度茅厕”,同学们到处这样叫他,连老师有时都这么叫。

然而男主跟小编不一样,这是一个有智谋的小孩!第二年开学时,他有备而来。上台介绍自己,他大声告诉大家自己的名字“皮辛(piscine)”简称“Pi(π)”,来自数学圆周率。当天的法语课、地理课,他不断地告诉大家,自己叫“派(π)”。终于在最后的数学课上祭出大杀器——当众默写出π的小数点后数百位数字,“那天结束时,我就成了派·帕特尔,校园传奇”。

你看,遇到不友好的绰号,不能逆来顺受自怨自艾,要有勇有谋沉着应对,坏事也能变好事。

绰号有时候令人烦恼,但有时候又是拉近关系、彰显亲昵、划定圈子的法宝。想想看,当别人怀着朝圣的心情谈论球王梅西的时候,你轻描淡写地来一句“你们在说小跳蚤啊?”必然瞬间秒杀众人。

绰号能反映时代变化。比如十几二十年前,有不少孩子的绰号叫“眼镜”或者“四眼儿”。这也侧面证明那时候近视的孩子还不多,有个戴眼镜的同学还是个稀罕物,都值得被起个绰号。现在一个班里一半多孩子戴着眼镜,“四眼儿”或“瓶底儿”的绰号也就失去了意义。

  绰号文化蔚为大观

鲁迅《五论文人相轻——明术》中说:“创作难,就是给人起一个称号或诨名也不易。假使有谁能起颠扑不破的诨名的罢,那么,他如作评论,一定也是严肃正确的批评家。倘弄创作,一定也是深刻博大的作者。”

鲁迅本人曾给别人取过不少外号,比如《朝花夕拾》中,给沈太太叫“肚子疼”;还有《故乡》里的“豆腐西施”等等。

中国的绰号文化,的确“深刻博大”,故事能讲上三天三夜。上至朝堂天子下至民间百姓,远至《吕氏春秋》近至隔壁工位,无数个有典故的绰号丰富着我们的生活。如果不是带有恶意,绰号是一种高度凝练的文化。或来自某人的外貌、性格、嗜好,或来自其特长、经历、追求。寥寥几个字,简练精辟的语言塑造人物形象,一闻其名即可获得立体感。用最少的语言臧否人物,舍绰号其谁?

俗话说:“有起错了的名字,没有叫错了的绰号。”很多时候,确实得佩服创作者的脑回路。《围城》中,钱钟书给衣着暴露的鲍小姐起了两个绰号:“有人叫她‘熟食铺子’,因为只有熟食店会把那许多颜色暖热的肉公开陈列;又有人叫她‘真理’,因为据说‘真理是赤裸裸的’。鲍小姐并未一丝不挂,所以他们修正为‘局部的真理’。”可见刻薄起来,钱老也是一把好手。

我国古代文人点名簿,同时也是一部绰号名录。东晋谢道韫的“咏絮才”就不多说了,与她同时代的谢无逸,写过三百多首咏蝴蝶的诗,被人称为“谢蝴蝶”。唐代骆宾王,写诗喜欢用数字,比如“秦地重关一百二,汉家离宫三十六”等,被叫做“算博士”。北宋词人贺铸有首《青玉案》的词,末尾几句云:“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人皆服其工,士大夫谓之“贺梅子”。另有北宋诗人宋祁,官至工部尚书,《玉楼春》中一句“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如此传神,因此被称为“红杏尚书”。

类似的还有“三红秀才”、“三绿词人”、“崔黄叶”、“张碧天”、“张三影”等等,名单实在太长,您要有兴趣,欢迎与小编私聊!

说起来侮辱性绰号也是自古有之,比如汉代贾逵因身高头长,被称为“贾长头”;唐代温庭筠因容貌丑陋,被呼作“温钟馗”。好在温庭筠并没有受到太大伤害,还是写出了那么多清婉精丽的诗句,一句“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千古为之传诵。

说起人物绰号,怎么也绕不过《水浒传》。古今中外,这大概是绰号最多的一部小说。一百单八将,个个都值得拥有一个绰号,可谓掉进绰号堆里了。这也是这部书最大的看点之一。正是因为这些绰号的存在,才让整本书的人物更加生动、鲜活丰满。

水浒的绰号有的来自人物形象特征,如青面兽杨志、九纹龙史进;有的来自人物特长,比如智多星吴用、神行太保戴宗;有的来自人物善用兵器,如小李广花荣、小温侯吕方;还有的来自人物性格,如黑旋风李逵、霹雳火秦明等。这里说一句病关索杨雄、病尉迟孙立、病大虫薛永的“病”。这个“病”,不是有病的病,意思是使你病,也就是让你发愁、畏惧,简单说就是“超过”。病关索,就是关索看了都犯愁;病尉迟,就是超过尉迟恭。

  这是个充满绰号的世界

世界杯期间,到处都是“潘帕斯雄鹰一路凯歌”、“日耳曼战车屠戮桑巴军团”、“三狮军团出师不利”、“大河之子对阵高卢雄鸡”,让小编这样的体育外行一头雾水,你们都在说些啥?

是的,这是一个充满绰号的世界,有绰号的不光是人,还有可能是很多东西,比如国家、学校、建筑、城市或者武器。

曾有几个来自“五道口职业技术学校”的网友,在地铁上谈论自家学校时被蔑视了。蔑视的人回去一搜才知道,敢情这个“职业技术学校”只是个绰号,人家学校真正的名字叫清华大学。这样的绰号还有很多,比如同济大学被称作“上海第一建筑施工队”,北京交通大学是“北京地铁公司西直门分公司”,北京语言大学叫“中央统战部亚非拉司”,复旦大学则是“五角场社区职教中心”。

拥有绰号的,可能是武器。F-105“雷神”战斗轰炸机,被其飞行员们称为“地球留恋者”,因为这种飞机的起飞滑跑距离实在太长了。歼8,曾经被称为“和平鸽”,暗讽该机早期没有作战能力;人民群众更熟悉它的另一个绰号:空中蔡国庆。

可能是某座知名建筑。比如“酒起子”——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秋裤”——苏州东方之门、“比基尼”——杭州体育馆;其中一些已经登堂入室,比如国家体育场“鸟巢”、广州电视塔“小蛮腰”等。享受绰号待遇的不光是中国建筑,柏林世界文化中心就被称作“怀孕的牡蛎”。

绰号反映了一些文化现象,能够折射出社会的某些世风民俗、审美心理等,有的也富有幽默感,能拉近人物距离,但是,这些统统都不能掩盖有的绰号确实带有伤害性。时至今日,小编对当年的“馒头”已释怀,但有很多更大的伤害不是这么轻易被原谅。如果你不喜欢某个绰号,大声说出来。反对校园欺凌,人人有责!

原标题:绰号最好的请过来不好的请走开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编辑:soul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