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10万补习费 民办小学放榜几家欢喜几家愁

核心提示: 她焦虑得整晚睡不着觉,孩子出生后“一个巴掌数得过来”的发脾气,也演变成日复一日的“鸡飞狗跳”。“学霸”和“学渣”面临怎样的结果?

民办小学放榜,一家欢喜一家愁

记者倾听两个杭州家庭备考民办小学之路,他们各自有怎样的纠结

一年10万的补习费、一次上千的面试培训,造就焦虑的母亲和郁闷的孩子

刚刚过去的上周日,民办小学放榜,几家欢喜几家愁。

在民办还是公办的选择题上,金钰没有太多纠结:她看中的民办小学离家近、环境好,融合国学的教育理念她也很认同。当然,在此之前,他们已过滤掉杭州最热门的学校,“那是‘学霸’读的,我们不抱幻想。”

这其中也暗含中产之家的自我期许。金钰和丈夫通过努力,好不容易跻身中产,他们想把孩子打造成精英。

没想到,她和“学渣”儿子遭遇重击:那所并不算最好的民办小学只招140人,但报名的孩子超过2000人。

一直坚持“放养”的金钰,不得不带子涵疯狂参加课外补习、突击培训,并和班上的“学霸”家长佳佳结成同盟。她焦虑得整晚睡不着觉,孩子出生后“一个巴掌数得过来”的发脾气,也演变成日复一日的“鸡飞狗跳”。

“学霸”和“学渣”面临怎样的结果?

[一年前]——

中班时老师家访,第一次感到恐慌

金钰的日常看上去颇为“岁月静好”。她在吴山古玩城经营一家珠宝店,每天到店,她会泡上一壶菊花或普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也是她对儿子子涵的期待。只是最近,她开始把笔记本电脑带到店里,参阅民办小学招生考试历年真题;手机一响,她赶紧拿起,看看“备考妈妈群”有没有弹出新信息。

金钰第一次感到恐慌,源于子涵中班时老师的一次家访。当听说金钰倾向选择民办,老师惊呆了:“我家访了二十多个孩子,你是第一个不上培训班的。”

此前,金钰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不错的妈妈。她实施“放养”,平时常陪子涵读绘本、做手工、去户外,她给子涵报的兴趣班,是唱歌、跆拳道、绘画,这些“他以后自娱自乐的”。子涵健康成长,认为自己是一个“温暖的、调皮捣蛋的小孩”。

和班上友友的妈妈佳佳一聊,“学霸”的进度让金钰自卑:识字量接近1000,100以内的加减法算得飞快。从中班开始,每天吃过午饭,友友就被接走参加补习班。“去年是补习班最多的一年,一星期有11节课要上,粗略估计,一年花了10万元”,佳佳是全职太太,这几乎占到他们家庭年收入的1/3。为了友友的教育投入,爸爸连衣服都不舍得买,而佳佳收到丈夫发的红包,转身就给友友买了教辅书。

补习班势在必行。金钰也在那家知名辅导机构报了名。那时,她还抱着一丝倔强,“刷题的不要。”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孙明晓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