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巨野盗尸“生意”:团伙盗尸冒充他人办火化证

核心提示: 盗走的尸体,被用来顶替他人火化,办理火化证。由于最后一具尸体与死者性别不符,巨野县殡仪馆工作人员发现后报警,由此,4起尘封的盗尸案浮出水面。

原标题:山东巨野盗尸“生意”调查

孙明喜傻眼了。

2017年9月下旬,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民警在邻县——鄄城县孙楼村掀开孙运仁的棺材盖,孙明喜发现父亲孙运仁的尸体不见了,棺木里只剩下一个枕头和两个纸元宝。

民警告诉孙明喜,孙运仁尸体在1年前下葬当天,就被巨野县太平镇开火车的刘昌领盗走。

当地警方查明,2017年2月25日至3月2日,短短7天内,刘昌领伙同他人在鄄城县共盗走3具尸体。2012年,部分涉案人员也曾在巨野县盗走一具女尸。

盗走的尸体,被用来顶替他人火化,办理火化证。由于最后一具尸体与死者性别不符,巨野县殡仪馆工作人员发现后报警,由此,4起尘封的盗尸案浮出水面。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判决书显示,今年1月15日至2月27日,涉案5人先后获刑,另外4人被另案处理。

盗尸的背后,是传统土葬风俗之下,鄄城县与巨野县执行丧葬制度宽严有别,形成的一条买卖链。链条上,有火化证的需求者、寻找尸源的中间人和盗尸的实施者。

盗尸

2017年2月24日晚11时许,一辆黑色比亚迪轿车,缓缓停至菏泽市鄄城县孙楼村南侧的麦地旁。观察四下无人后,刘昌领从车里走下来。

刘昌领自称在巨野县太平镇是“有头有脸的人”。他经营殡葬公司10余年,有一辆火化车,请专职司机开,包揽巨野、郓城两县,三四个乡镇的运尸生意。此外,他还拥有一家养殖场,“年收入能达到四五十万。”

偷盗尸体,一方面是受金钱所惑,另一方面是为面子,“别人找你办事,你替他办了,就感觉脸上有光。”4月11日,在菏泽市巨野县太平镇镇政府附近,刘昌领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回忆一年前的一起盗尸案。

他从后备箱拎出撬棍、铁锹和装尸袋,打开手机探照灯,沿着田埂,向一处坟地靠近。

当地有“圆坟”的规矩,死者下葬当天,坟头不会太大,“有的连棺材都盖不严。”刘昌领称,到第三天,死者家属才会添土,把坟丘加高、堆实,扩成1米多高的坟头。

他靠近的坟头,正是一座还没有“圆坟”的新坟冢。土堆约半米高,棺材上覆土不过一立方米。孙楼村当地一名村民介绍,新坟覆土稀松,很容易被挖开,且复原后不容易被发现。

52岁的刘昌领,手持铁锹挥舞了六七分钟,坟丘里的棺材便裸露出来。

棺材两边有凹形的铁器固定,伸出来的两头带尖,钉在棺材盖和棺材侧面上,像一把锁一样锁住棺材,当地人称为“扒锯子”。

通过“扒锯子”的分布,他已经知道死者性别。“菏泽当地下葬,棺材上要钉五个‘扒锯子’。男的左边3个,女的右边3个。”做了10多年殡葬生意的刘昌领说,眼前的这口棺材,左边钉了3个“扒锯子”,“埋葬的肯定是男尸。”

用撬棍把“扒锯子”一一撬开后,刘昌领掀开棺材盖,死者确实是男性。他拽出尸体,塞进装尸袋。尸体并不重,“八九十岁的人死后,不过五六十斤,一只手就能提溜动。”刘昌领回忆。

随后,他把棺材盖上,将坟头复原,扛起尸体,连同工具塞进汽车后备箱,整个过程约半个小时。盗尸完毕后,刘昌领开车返回老家巨野县太平镇。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Jessi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