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烟草:值百万卷烟被查后遭违规拍卖

核心提示: 被扣15天后,这批卷烟被淮阴公安分局委托拍卖。

“消失”的烟草:值百万卷烟被查后遭违规拍卖,竞拍人称未买

为了搞清楚自己一批价值180余万元的卷烟去向,山西人刘云近三年不断往返于江苏、山西两地。

2015年12月,这批卷烟因无证跨省转运,被江苏省淮安市淮阴烟草局查扣,案件随后移交至淮阴警方,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立案。卷烟被查扣的次日,刘云从山西到淮安接受警方询问,她表明自己是货主并持有烟草零售许可证。但随后此事的发展让她疑惑不解。

被扣15天后,这批卷烟被淮阴公安分局委托拍卖。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调查发现,此次拍卖中的拍卖公司及竞买人均无相关烟草资质,竞买人事后否认拍到该物品,卷烟去向成谜;淮阴公安分局支付给拍卖公司佣金的发票,为拍卖公司“自己给自己开”,付款人及收款人识别号均属该拍卖公司。

案发后的三年里,该案几经变化。案卷材料显示,涉案卷烟被拍卖一年多后,淮阴警方撤销刑事案件,又将案件移送淮阴烟草局并“不足额”移交拍卖款。2017年6月,淮阴烟草局最终以卷烟为“无主财产”为由结案,将上述拍卖款上缴财政。

为弄清卷烟去向,刘云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对上述拍卖行为进行审查。近日,淮安中院作出二审判决,认为淮阴公安分局的拍卖行为属于刑事案件侦查程序中的侦查行为,不属行政案件审查对象,驳回了刘云的诉请。

对于上述拍卖行为中的诸多疑问,淮安市烟草局纪检组曾于2017年11月10日答复给刘云称,淮阴区烟草局处理该案存在卷宗制作不规范、对竞买者违规竞买监督不到位等问题,并对三名办案人员给予函询、诫勉谈话等处理。

拍卖公司及竞买人无资质,卷烟去向成谜

淮安市中院二审判决书显示,2015年10月12日00:10,淮阴烟草局在淮阴公安分局的配合下,于宿淮盐高速淮阴段截获一辆车牌为晋M62005高栏货车,在车上查获南京、苏烟、利群、中华等12000条卷烟,案值1812750元。

当时,刘云在山西闻喜县家中,并未随车押送香烟。负责押送这批货物的共有三人:货车车主王某明、驾驶员班某华、押车人员郭某波。因三人无法提供烟草专卖品转运证或其他有效证明,淮阴烟草局决定对涉案12000条卷烟予以先行登记保存。

当日,淮阴烟草局认为该案案值较大,行为人涉嫌非法营运,将案件及扣押卷烟一并移送淮阴公安分局,淮阴公安分局以非法经营案对押车人郭某波立案侦查,并于当天对其取保候审。

刘云说,她于案发当日接到淮阴公安分局通知,连夜开车前往淮安,于10月13日一早赶到淮阴区烟草专卖局。刘云在淮阴公安分局的询问笔录显示,其表明自己是货主,并且持有烟草零售许可证。

录完笔录,刘云返回山西,等候警方通知。此后,淮阴公安分局于2015年10月19日出具呈请拍卖扣押物品报告书,称扣押的12000条香烟不易长期保存,容易腐烂、变质,建议依法委托拍卖机构进行拍卖。刘云称,期间并未收到警方任何通知。

当天,淮阴公安分局即委托淮安东方泰拍卖有限公司撰写拍卖公告,发表于第二天即10月20日的淮海晚报。

案卷材料显示,2015年10月27日,该批卷烟以142万元的价格拍给一名叫张洪礼的烟草零售商。此时,与该批卷烟被扣押相隔15天。

根据国家烟草专卖局印发的《烟草拍卖行拍卖规则》,除走私卷烟以外,人民法院和行政机关依法没收的其他烟草专卖品要拍卖的,必须由烟草拍卖行进行拍卖。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规定,人民法院和行政机关依法没收的烟草专卖品以及充抵罚金、罚款和税款的烟草专卖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进行拍卖的,竞买人应当持有烟草专卖批发企业许可证。

而在此次拍卖中,经淮安市烟草局专卖监督管理处案件审理室工作人员证实,无论是淮安东方泰拍卖有限公司,还是竞买人张洪礼,均无上述资质。

2017年12月4日,该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透露,其对淮阴公安分局委托的拍卖公司调查发现,该拍卖公司并没有烟草拍卖资质,且办公场所长久无人维护,拍买场所已经堆积了厚厚的灰尘,“这个拍卖公司在不在了都不知道”。

2017年年底,澎湃新闻联系到竞买人张洪礼,他称拍卖后发现钱不够,并没有付全款,没有提货,“我在拍卖行就没付款,不知道给了谁。”

这12000条卷烟最终流向了哪里?澎湃新闻依次致电其他所有竞买人,对方均称未拍到卷烟。

2017年12月1日,澎湃新闻前往淮安东方泰拍卖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住所淮安市淮阴区康怡广场一幢十楼,发现该公司已经搬离。澎湃新闻通过电话联系到该拍卖公司,一工作人员称上述拍卖因时间较久无法记起,并拒绝透露现其公司住所。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责任编辑:孙明晓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