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莹回应质疑:为何中国不承担更多责任阻止朝鲜核计划?

核心提示: 傅莹称,不久前中美元首在佛罗里达举行会晤,以及在中美2017年4月同期所举行的首轮外交和安全对话中,双方就朝鲜核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傅莹在文末写道,中方的利益诉求在于保证朝鲜半岛无核化,并且阻止东北亚以及亚太地区和平与安全局势出现崩溃。

傅莹在美智库撰文回应质疑:为何中国不承担更多责任阻止朝鲜核计划?

“中国有句俗话:解铃还须系铃人。打开朝核问题这把生锈的锁,我们应该寻找正确的钥匙。”2017年5月,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在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研究中心刊文,回答近期一个常被人提及的问题:为什么中国不承担更大的责任,让朝鲜停止其核武计划?

1

这篇题为《朝鲜核问题:过去、现在和未来——中国视角》的文章共27页。傅莹在文中回述了朝鲜核问题的新近历史,包括由“三方会谈”发展到“六方会谈”,再到“六方会谈”的中止。目的是为了让读者更好地了解朝核问题的起源与多边努力的轨迹: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的?成功解决问题的潜在时刻是如何和为何错过的?傅莹还表示,希望通过回顾历史,可以为未来做出明智选择提供一些指导。

傅莹在文章中表示,在朝核问题上,中国的立场是强烈反对核武器扩散。作为朝核问题的调解方,中国坚决要求朝鲜停止核武发展,同时请求有关各方,特别是美国,解决朝鲜的合理安全关切。但是,美国和朝鲜之间的不信任,使得任何共识或协议在多年的谈判中难以得到有效实施。作为调停方和联合国制裁的一方,中方一直努力发挥作用,但却没有使美国或朝鲜承担各自责任的影响力。

傅莹表示,手中没有能打消朝鲜安全担忧的钥匙,中国就没有足够的影响力去说服另一个国家停止其核计划。况且朝鲜认为其安全威胁的来源——美国,一直不感兴趣,也不愿考虑应对朝鲜的安全问题。因此,会谈渠道被关闭,局势越来越紧张,形势越来越危险。

傅莹认为,在国际舞台上,主要参与者是根据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原则享有主权的民族国家。强大的国家可能对国际形势有更大的影响,但也应承担后果。较小或较弱的国家可以对抗或应对来自强大国家的压力,但这样做是有代价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认为和平谈判是“帕累托最优”(编者注: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理想状态,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从一种分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变化中,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道路。虽然它可能不符合任何一方的最佳要求,但将用最小的成本为各方带来最大的效益。这当然要求有关各方,包括美国,承担应有的责任,并作出必要的妥协。

傅莹在文章中强调,迄今为止(朝核问题)没有取得成果的原因,正是因为未能达成谈判协议,并且中止了谈判。

傅莹表示,中方仍然致力于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并将继续努力。中国主张通过对话来解决朝核问题的正确途径。从地理位置上来看,朝鲜与韩国都是中国的近邻,特别是中国与朝鲜拥有长度将近1300公里的共同边界。傅莹还表示,这个地区发生任何军事冲突或骚乱,都会危及和平与稳定,给无辜的人民造成巨大的损失,甚至可能使紧张局势升级到无法控制的程度。

傅莹撰文谈朝核问题3种前景:阻止东北亚变“黑暗森林”

【环球网报道 记者 赵衍龙】在文章的结论部分,傅莹表示,朝核问题走向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联合国及美国因朝核和导弹试验对其所采取的制裁所产生的“恶性循环”在到达一个临界点后停止。在这种临界点状态下,反对朝鲜拥核的国家将会面对两难选择:采取导致未知后果的极端行动,或者默许朝鲜拥核。

傅莹称,对于像朝鲜这样一个孤立的和相对独立的国家来说,制裁或许能够施加巨大的压力。但是,朝鲜并不会仅仅因为制裁而放弃发展核武。事实上,朝鲜正是在制裁开始之后开始核试验的。并且,到目前为止,其已经在制裁日益强化的背景下进行了五次核试验。因此这不难发现,这种情况会将朝核问题拉入一个强化制裁与继续核试验螺旋式上升的境况,直到朝鲜的核试验和导弹测试到达一个临界点。

傅莹认为,这种恶性循环难以打破。一方面朝鲜决心拥核保自身安全,并且在过去几年里朝鲜不断强化此选择;但另一方面,美国不愿做出妥协,拒绝与朝鲜达成协议。傅莹认为,这已成为美国军事和战略圈的“政治正确”,如若打算作出调整,阻力巨大。

第二种可能,也是美国和韩国最希望看到的情况,即朝鲜政权垮台。

傅莹称,美国长期以来对朝鲜政权采取“不承认”、“敌视”的政策,并且谋求颠覆其政权,这也是奥马巴政府时期对朝采取“战略忍耐”政策的根本原则之一。在很大的程度上,美国坚持在对朝加强制裁的同时不进行对话的目的,就是推动朝鲜内部发生转变。并且,接触和对话的行为在美国看来,都是在帮助朝鲜政权并且会妨碍朝鲜可能的改变。这也就是为什么朝鲜坚定地认为:美国不会改变对朝敌视政策,并且采取了一种强硬的姿态予以对抗。

然而,现实情况是,朝鲜经济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金正恩在掌权后稳定住了国内局势。傅莹认为,尽管朝鲜的国内政策和行为引起了广泛的不满,但是,期望将朝鲜政权垮台作为解决朝核问题的方法在短期内是不现实的。

第三种可能,重启可能缓和、甚至会解决核问题的对话和进行严肃的谈判。

傅莹称,不可否认,现在进行对话谈判会比过去更困难。在过去的几年中,美朝双方越来越缺乏互信,多边谈判中出现的挫折不断、反反复复的情况已经破坏了各方对于谈话的信心。但是,过去的经验向我们展示了谈判所带来的收益:首先,对话有助于稳定局势以及为双方表达关切创造条件;其次,对话为各方能达成均可接受的协议打开了一扇门。

六方会谈所达成的《9•19共同声明》、《2•13共同文件》以及《10•3共同文件》代表了各方的最大共识,这些文件共同为政治解决朝核问题提供了路线图。会谈的瓦解源于未履行所达成的协议,同时朝核问题在会谈缺失的情况下日益升级。

傅莹认为,需要注意的是,相对于2003年来说,目前对话的基础在朝核问题日益升级的前提下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各方能不能接受这种现实,以及能不能在不设先决条件的前提下重启谈话,这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换句话说,如果某些国家假定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并且坚持在过去的基础上进行谈话,这对于成功地举行对话来讲是非常困难的。傅莹认为,当前,一个现实的起点或许是采取“双暂停”机制。

傅莹称,不久前中美元首在佛罗里达举行会晤,以及在中美2017年4月同期所举行的首轮外交和安全对话中,双方就朝鲜核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中国再次强调致力于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和平与稳定,致力于通过对话和磋商解决问题。中方还进一步向美方阐释了中方所提出的“双暂停”倡议和“双轨并行”思路的无核化解决朝核问题思路,并强调希望能在重启对话上实现突破。中方也在会谈中表示了对美国在韩国“萨德”的反对。

傅莹在文末写道,中方的利益诉求在于保证朝鲜半岛无核化,并且阻止东北亚以及亚太地区和平与安全局势出现崩溃。只有通过对话才能到达各方所期盼的“共同安全”,才能有助于扭转朝鲜半岛目前的局势,并使其走出现在的“恶性循环”,阻止东北亚变成“黑暗森林”。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责任编辑:李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