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老人肺癌晚期挺过8年 要把卖房钱送给主治医生(3)

核心提示: 医患关系,是当今热门话题。“三八”节前,重庆晚报记者特别走近一位女医生和她的病人,也许可以提供一种参考:医患如何在各自不同的立场上,做好自己,也理解对方。

老人眼镜盒里的通讯录,除了至亲,还有田医生。

老人眼镜盒里的通讯录,除了至亲,还有田医生。

跟他们在一起一天,其实就很容易知道原因。

下午3点多,老人半睡着,田玲悄悄进来,一握住他的手,他马上就睁开眼睛,笑了一下。她一边问爷爷吃东西没有,哪里不舒服,一边翻看床头柜、抽屉。看到营养粉有两天没吃,她咬着嘴唇泪就下来了,哭腔里隐约有小女孩的撒娇和嗔怪:“爷爷你要听我的话,再不舒服也要把营养粉吃了……”她背过身说:老人开始放弃了,这段时间,他心里什么都知道。

重庆晚报记者说,爷爷,你跟田医生拍张照片吧。老人很高兴,挣扎着起身,一定要坐端正拍,又把帽子调了几次角度。

田玲最忙的时候,同时管着36个住院病人,查房、开药、查阅资料、不断调整修改各种医疗方案、医患沟通……每天忙完这些的间隙,她会坐在爷爷床边。“就是听他说,随便他说什么,我就听,只需要答个腔:啊,这样啊,好的……爷爷平时太孤独了,没人听他说话。”

无回应之地,即是绝境。

一个人的50年,会有多少憋进心腑的话,多少欲言又止,多少渴望和被拒绝的交流呢?这个像孙女辈的年轻医生,一听就是断断续续的8年。

田玲自己都没注意到:她听爷爷说话,整理他的被子、衣服,眼泪总会悄悄漫过眼眶落下来。爷爷往往是装作没看到,看着别处。

一个孤身到老的人,这辈子也许从来没人跟他、听他说过这么多的话,也许从来没有人为他流过这么多的眼泪。人和人彼此契入对方的生命,眼泪是情感确认的重要方式,有时血缘都未必是。

老人回应的方式就是:“把我的钱都给你。”田医生当然拒绝了,她唯一接受过的礼物是老人从老房子挖来的曼陀罗花。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青草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