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老人肺癌晚期挺过8年 要把卖房钱送给主治医生

核心提示: 医患关系,是当今热门话题。“三八”节前,重庆晚报记者特别走近一位女医生和她的病人,也许可以提供一种参考:医患如何在各自不同的立场上,做好自己,也理解对方。

“把我的钱都给你”

84岁爷爷毕生家当要给30多岁女医生

为了这张合影,老人挣扎着起身,努力坐端正。

为了这张合影,老人挣扎着起身,努力坐端正。

编者按语

医患关系,是当今热门话题。“三八”节前,重庆晚报记者特别走近一位女医生和她的病人,也许可以提供一种参考:医患如何在各自不同的立场上,做好自己,也理解对方。自己有光,才能照亮他人,这是漫长的、持续的善,无论是医生,患者,还是每一个不同又大同的我们。

身患晚期肺癌即将离世的孤寡老人,要把卖房子的钱都给他的主治医生。这事发生在重庆市肿瘤医院肿瘤内科病房15楼,84岁的杨希贤把主治医生田玲当成了人世间最亲近、最依赖的人。

独自一个人,走过了半个世纪

哈罗德·布鲁姆说:“孤独的最终形式是一个人和自己的死亡相遇。”

也有终生被孤独选择的人,在人生最后时刻相遇爱。

重庆市肿瘤医院肿瘤内科15楼34床,杨希贤已是肺癌晚期。这次入院,已经住了几个月,没有妻子,没有子女,孑然一身。他想把卖房子的钱,全部给他的主治医生田玲。他最后的心愿,想回一趟铜罐驿的老房子,怕欠医院的钱自己走了没法还。他跟田玲说,想再下地走路,再走回冬笋坝,再去挖曼陀罗花,再送给她。

老人过去的故事很少有人知道全貌,侄儿媳妇的描述、同乡的邻床男子的补充、医生护士的记忆、老人自己一词半句的信息,一点一点拼出他人生一角。

九龙坡区铜罐驿冬笋坝,重庆罐头厂,侄儿媳妇说,杨希贤在这里一直工作到退休。他住在厂里分的单身宿舍里,就是那种老式筒子楼,侄儿媳妇去年还去看过。没有人具体说得清楚他哪一年离婚,现在50多岁的这辈人从认得他开始,就看他是一个人。重庆晚报记者问他单身有50年了没?他说:“嗯。”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青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