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济南泉边排队洗衣,疼煞外地游客,尴尬之后咋破?

核心提示: 或许在泉水内浣洗衣物已有传统,但在城市文明逐渐深入人心的当代,如何对待城市旧文明,也成了摆在市民和管理者面前的一道题目。

最近,一段市民在泉水中洗衣服涮拖把的视频,成为人们讨论的热点。或许在泉水内浣洗衣物已有传统,但在城市文明逐渐深入人心的当代,如何对待城市旧文明,也成了摆在市民和管理者面前的一道题目。

不少壹粉觉着,在新时代,这种传统的习俗应该得到改进。壹粉“高歌”就说,闻名甲天下的泉水,我们外地人想一睹风采,那得远涉千里才能掬一口。这些洗衣服和涮拖把的人真是“牛”啊!还有网友称,这真是有一股浓浓的乡土味。

也有网友对这种行为表示同情。壹粉“阳光小孩”就表示,这些人已经习惯了,和打泉水洗澡一样,改不了了。还有壹粉认为,物尽其用有何不妥?

也有网友纯属看热闹,壹粉“完美视界”就说,老济南府的人,大户人家够奢侈,够土豪!

W020170301407213187131

在泉渠旁,很多洗衣服的市民挤在一起

泉边洗衣的人不少

有时还得排队等位

“在济南曲水亭街,不少游客在泉水潺潺的河边喝茶,生活在这里的一些老市民在泉水中洗衣服和涮拖把,总让人看了感觉有些不是滋味,而且也与泉城保泉相悖。”近日,在齐鲁晚报官方客户端齐鲁壹点情报站中,有用户发表了这段文字,并配上了几张市民洗衣服涮拖把的照片。

在曲水亭街、王府池子、珍珠泉等泉眼密布的老城区,这种现象并不少见。2月27日中午,在曲水亭街一条泉水汇集而成的小河边,就能见到正在晾晒的拖把和水桶。正午时分,一位老人来到河边,拿起拖把投入河中清洗,河底泛起一阵泥污。

沿着曲水亭向南走不远,在刘氏泉旁边有一泉水交汇处。一位居民正在水中的青石板上洗衣服。她脚上穿了一双防水的雨靴,手拿木棒不断拍打衣服,旁边放着肥皂、洗衣粉以及一大包洗好的衣物。“这几天换季,春天的衣服都该拿出来洗洗了,来这里的人会很多,我来的时候正好没人,有时候人多了还得排队。”她说。

由刘氏泉再往南走,转过几处民宅,在小王府池子旁边的一条水渠里,也有两人在洗衣服。“我们都是在附近做生意的,平时经常在这里洗衣服。”洗衣服的男子介绍,附近有好几处可以洗衣服的地方。

在谈话间,附近的居民陆续来到这里洗衣服、被单,涮拖把。不一会儿,一条五六米长的泉渠边挤满了人,他们在渠边的石板上揉搓起衣物。“大姨,你也在这里洗衣服啊,那你先洗吧。”人们甚至都排起队来。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往来洗衣服的居民接连不断。在水渠下游不远处,漂浮着大量的白色泡沫,原本清澈的泉水看起来脏了不少。

W020170301407227715058

2月27日,在其他有护栏的水渠边上,仍不时能看到来涮拖把的。其中,一位中年男子还骑着电动车,由别处来这里洗涮拖把;也有附近小店的员工,三五成群,拿着好几个拖把一齐来水渠清洗。

“没有意识到

泉水是公共的”

其实,曲水亭周边的住户现在基本通了自来水,也有下水道。可自来水毕竟不比泉水,一位居民介绍,泉水冬暖夏凉,并且都是活水,洗起东西来十分方便。“像拖把,你在这里边涮一遍,在家里涮上三遍也不一定有这儿干净。”几位经常来这里洗衣服的居民表示,来这里洗衣服主要是很省事,洗得也干净,“泉水洗出来的衣服很鲜亮。”

“再一个,你看这些床单啥的,这么大的物件在家里也洗不了,不来这边洗去哪里洗啊?”一位女士称,家里没条件,她只能出来洗。

除了周边这些居民,洗东西的不乏一些做生意的人。他们称做生意很不易,平时赚钱都补贴家用了,来这里洗东西是考虑到没有经济成本,可以省点水。“拖把在水里涮两下就行了,用不着使干净的自来水。”

“你这样洗衣服不就把泉水都污染了吗?”面对游客的询问,一位洗衣服的女子称,“没事,这些泡沫都随着水流走了。”据她称,她祖辈都在这里居住,周边人一直都在泉边洗东西,他们也都习惯了这样,对泉水污染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可被污染的泉水从居民家门口流走,不代表污染解除。以曲水亭街的泉水为例,泉水会一直往南,流进大明湖中。而大明湖的泉水又会继续向北,最终流入小清河中。无论是对观赏还是水质,洗衣服造成的污染并没有消除。

周边居民称,四五十年以前,周边居民都饮用这附近的水。当时居民自发规定,早上八点以前禁止洗衣服,保证水质,方便取水。不过随着泉水饮用减少,洗衣服的习惯却一直保留了下来。一家魔术店的老板称,在周边很多居民的眼里,“都把泉水看成自己家的了,没有那个意识说这是公共的。”

有人说这是济南味道

有人说时代已经变了

记者在走访中观察到,有不少游客对这种传统的洗衣方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位外地的游客称,现在这种街边洗衣服的情况太少见了,倒是让他回忆起小时候大家在河边洗衣服的情景。不少游客更是把这当成了一种景观,他们驻足观看,好奇询问并拍照。有一位游客在回味片刻后点头对朋友说道,“这是老济南的味道。”

不过,也有不少游人和本地市民觉得泉边洗衣服多少显得有些刺眼。“原来洗衣服都是拿木棍敲,现在用的都是洗衣粉,这么干净的水污染了多可惜。”有游客说道。在济南生活了62年的老居民辛安表示,时代变了,大家对待泉水的观念也应该改变一下。

辛安5岁那年来到济南,从小在青龙桥附近长大。他回忆,当年他也是在护城河内游泳,在河里捞鱼捉虾,“那时候护城河一带都没人管,大家都在河里洗衣服。”

如今,辛安却觉着,泉水的意义已经被丰富,不再是这些老济南人的私有财产。“是上天赐给济南的一块瑰宝,它成了泉城人的骄傲,是属于公共的。”自护城河列入景区后,在护城河的一些景区段,现在已经没人在河边洗衣物了。辛安觉得,曲水亭周边也应该多做些宣传,并组织志愿者护泉。

景区和社区融合

不能用老办法管理

一位洗衣服的居民称,之前也有相关部门来检查过,不过,往往不久后大家又回到泉边洗东西。曲水亭居委会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还没有明文规定禁止周边居民在河道里洗衣服,并且居委会也没有执法权。对于很多在那里生活了数十年的老居民,居委会的工作人员称他们碰到了会上去劝阻一下,“现在比起原来少了不少。”

《济南市名泉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禁止向泉池、泉渠内排放污水和倾倒垃圾、污物。禁止在公共场所的泉池内游泳、洗涮衣物。”条例中并未说明泉渠内洗涮衣物的行为该如何处理。和护城河相比,曲水亭街附近的居民区属于社区管理,“和景区管理模式相比,两者的规范和标准应该是不同的。”

在大明湖免费以及老城区旅游一体化的趋势下,传统的社区和景区之间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对于很多游客来说,家家泉水的景观,本来就是不亚于公园景区的旅游胜地。如果再用传统的旅游管理思维去看待这些问题,其实不利于济南老城区旅游的发展。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教授王晨光认为,不能以好坏来区分这类现象。首先,曲水亭街已经成为济南知名旅游目的地,泉水不仅存在“用”的需求,更存在“观”的意义,更何况现在济南强调“先观后用”。“附近的居民理应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这和祖辈都在这里洗衣服并不冲突,还是应该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

另一方面,王晨光认为,曲水亭作为人、泉、民俗结合最好的片区,城区改造有些滞后,公共设施和生活配套不齐全。“曲水亭周边的居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很多人限于生活条件,对用泉水洗衣服有需求,政府管理部门应该加强公共设施的投入,多个部门来综合治理,保障市民承担这种责任,否则,仅靠规定和检查很难达到目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1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