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赖”福牌阿胶拖欠经销商促销费153万余元拒不认账

核心提示: 拖欠经销商153万余元促销费,却翻脸不认账了,竟然“不认可合同的真实性”,“协议虽有我公司的印章,但事实上是不存在的协议,不能约束我公司”。日前,福牌阿胶被济南一家经销商诉上法庭追讨促销费。

QQ图片20190522091245

新视听济南讯   拖欠经销商153万余元促销费,却翻脸不认账了,竟然“不认可合同的真实性”,“协议虽有我公司的印章,但事实上是不存在的协议,不能约束我公司”。日前,山东福牌阿胶药业有限公司(简称“福牌阿胶”)被济南一家经销商诉上法庭追讨促销费。

5月17日,法院审判系统披露的文件显示,福牌阿胶为济南某经贸公司(简称“经贸公司”)定制阿胶产品,并授权后者在特定区域内销售。2014年1月,双方签订《代理销售合同》,约定“因甲方(福牌阿胶)原因导致本合同被解除、终止,断货或甲方停止供货,甲方除将乙方所有已发生的宣传促销费用补偿给乙方外,须向乙方承担已发生货款30%的违约金;因甲方无故提价或要求乙方承担额外费用导致乙方提出解除或终止合同的,甲方除将乙方所有已发生的宣传促销费用补偿给乙方外,须向乙方承担已发生货款30%的违约金”。

2015年9月,福牌阿胶向经贸公司发出《通知函》,主要内容为:“因阿胶生产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等因素,即日起对阿胶浆系列、口服液系列临时锁码10月1日—11月30日”。

此外,2014年9月福牌阿胶还与经贸公司签订《补充协议》,双方约定“截至本补充协议签订之日,乙方为配合完成甲方(福牌阿胶)开拓市场的销售计划,已经为甲方垫付了127.5万元促销服务费;乙方负有继续为甲方垫付促销服务费的义务”。

据悉,福牌阿胶与经贸公司自合作以来,总发货金额为169.97万元。其中,2014年1月至9月,双方发生的业务量为71.83万元。经贸公司将福牌阿胶诉上法庭,追讨促销服务费153.42万元及逾期违约金、停止供货违约金19.53万元及包装材料损失费18.71万元。

然而,福牌阿胶却对这两份协议“不认账”了,“不认可该两份合同的真实性”。经司法鉴定,上述两份合同尾页落款处福牌阿胶的印文形成时间与其标称时间基本相符,该两份合同尾页手写字迹的形成时间与其标称时间基本相符。

QQ图片20190522091131

福牌阿胶是不是构成违约呢?一审法院认为,福牌阿胶与经贸公司合作的产品不只阿胶浆、口服液系列,还有多种其他类型的产品,且经贸公司未提交向福牌阿胶申请订货的证据,经贸公司主张福牌阿胶单方面停止供货构成违约,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福牌阿胶是否应向经贸公司支付促销费用?一审法院认为,经贸公司主张的153.42万元促销费用分为两部分,其中127.5万元是依据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该协议两张附表合计费用为130.5万元,与该合同中载明的“乙方已垫付促销费127.5万元”不一致,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另外,经贸公司主张福牌阿胶支付2014年9月之后的促销费用20.51万元、促销人员工资5.06万元,合计25.57万元,根据合同约定,该部分垫付费用应由福牌阿胶承担。

一审法院据此判决,福牌阿胶十日内支付经贸公司促销费用25.57万元,驳回经贸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我公司已履行了垫付义务,福牌阿胶应承担垫付的费用。《补充协议》的附表足以证明我公司已全面履行了垫付义务,共垫付促销费用130.5万元。”经贸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并提供了家乐福、超市发、友谊购物广场、物美超市、大润发等多家商超的垫付进场费收据。

对此,福牌阿胶表示“上述两份协议虽有我公司的印章,但事实上是不存在的两份协议”,“两份协议不能约束我公司”。二审法院对福牌阿胶的该意见不予采纳,对《补充协议》双方盖章确认的垫付促销服务费予以确认。

“虽然《补充协议》的附件合计费用为130.5万元,与127.5万元有差异,但是并不妨碍双方在补充协议中盖章确认的已垫付127.5万元数额的真实性。”二审法院认为,福牌阿胶应按照约定向经贸公司支付127.5万元促销服务费及逾期违约金。

因此,二审法院判决福牌阿胶十日内支付经贸公司促销费用127.5万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福牌阿胶十日内支付经贸公司促销费用25.57万元;司法鉴定费由福牌阿胶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编辑:近报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