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农商银行成“老赖”?擅自扣划储户存款拒不归还

核心提示: 日前,滨州农商银行未经储户同意擅自扣划储户资金82.7万元拒不归还被诉上法庭。该银行则振振有词,指责储户资金“并非合法取得”,被法院判决败诉,滨州农商银行承担返还储户存款的责任,并赔偿储户的利息损失。

IMG_20190331_115412

新视听讯  日前,滨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滨州农商银行”)未经储户同意擅自扣划储户资金82.7万元拒不归还被诉上法庭。该银行则振振有词,指责储户资金“并非合法取得”,银行扣划储户资金“使该资金由无效占有的状态回归到应有其合法所有权人依法占有的状态”,被法院判决败诉。

案卷显示,2013年9月29日,滨州某工程公司在滨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简称“滨城区农信社”)贷款130万元,贷款用途为“贷新还旧”。当天,滨城区农信社将上述贷款转账至工程公司账户,随后该工程公司财务经理赵建新(化名)将公司账户内的款项82.7万元通过网银转至自己账户,然后又分两笔将自己账户内的上述款项82.7万元转入张淑华(化名)的两个账户内,分别为35万元和47.7万元。张淑华与赵建新系夫妻关系。

滨城区农信社发觉工程公司通过网银转走资金的情况后,随即将张淑华两个账户内的82.7万元资金在未经张淑华授权同意和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又划转回工程公司的账户内。

然而,这笔被转出的82.7万元资金,是工程公司拖欠赵建新的借款、利息、工资和垫付款,有工程公司2013年6月30日为赵建新出具的欠条为证。而滨城区农信社则为滨州农商银行的前身,2016年6月27日滨城区农信社获准变更为滨州农商银行。

“储蓄存款合同自存款人将货币交付于储蓄机构之时起,合同即成立。至于所存入款项的来源,不是合同成立或者生效的要件,即款项来源不影响储蓄存款合同的成立与生效,储蓄机构不必要也无能力对款项的来源予以审查。”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即使该款项系非法所得,在被司法机关依法予以追缴、追赃之前,滨州农商银行均应依约履行合同义务。储蓄机构负有到期支付本息的义务、保密义务、拒绝第三人非法冻结与扣划的义务、保护存款人账号安全的义务等。根据《商业银行法》规定,对于储户的存款,未经法定程序,任何组织和个人均不得非法进行冻结、扣划,储蓄机构也有权拒绝此种要求。滨州农商银行在未经储户授权同意的情况下,将张淑华已经存入账户的款项扣划至工程公司账户,显然违背了其应当负有的合同义务。

对此,滨州农商银行辩称上述款项扣划是“根据银行与工程公司的代收付协议进行的扣划行为”。然而,该代收付协议内容竟然是代发工资,并没有所谓的对其他账户资金进行划付的约定。

“即使协议存在资金划拨的内容,该约定亦系无效约定。”一审法院认为,张淑华作为存款人应当享有随时提取存款,并要求滨州农商银行支付利息的权利,而作为储蓄机构的滨州农商银行不得予以拒绝,否则便是侵犯了储户的财产权。一审法院据此判决被告滨州农商银行十日内向原告张淑华支付存款本金82.7万元及利息,案件受理费由滨州农商银行负担。

“本案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工程公司在滨城区农信社的借款到账后没几分钟,在没有公司授权的情况下就被其财务人员即张淑华的丈夫赵建新擅自转入张淑华的账户,该行为已经构成刑事犯罪,应当移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所得款项82.7万元一审法院没有认定为非法所得属于事实认定不清。”滨州农商银行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要求法院判决银行不返还上述资金,“张淑华对转入其账户内的上述款项并非合法取得,银行将张淑华账户内的涉案资金82.7万元受工程公司之托又划回公司账户,使该资金由被赵建新、张淑华无效占有的状态回归到应有其合法所有权人依法占有的状态”。

对此,二审法院认为,存款来源是否合法,是否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追赃,应当由司法机关认定,“滨州农商银行无能力亦无权对款项的来源自行认定”。本案中,滨州农商银行在未经张淑华授权同意的情况下,将其已经存入账户的款项扣划至工程公司账户,既不符合法律规定又违背了其应当负有的合同义务。作为违约方的滨州农商银行应当承担返还涉案存款的责任,并赔偿张淑华的利息损失。

因此,滨州农商银行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由上诉人滨州农商银行负担。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相关阅读
编辑:近报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