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长被“变相下岗”与工商银行对簿公堂

核心提示: 3月29日,法院裁判文书显示,工商银行一家支行行长与“宇宙第一大行”对簿公堂,起因是该支行坏账太多,行长被降职为催收,专职清收贷款和办理汽车分期业务,并被要求催回800万元贷款。

IMG_20190330_142423

新视听讯   3月29日,法院裁判文书显示,工商银行一家支行行长与“宇宙第一大行”对簿公堂,起因是该支行坏账太多,行长被降职为催收,专职清收贷款和办理汽车分期业务,并被要求催回800万元贷款。

案卷显示,杨棋海(化名)1986年7月进入工商银行工作,2008年8月与银行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在工商银行供职三十余年。杨棋海于2013年9月起担任工商银行一家支行行长,由于该支行发放的流动资金贷款以及多笔汽车分期贷款形成不良贷款,工商银行认为杨棋海存在失职,2015年1月解除其行长职务,降职为客户经理岗位从事专职清收贷款工作和办理汽车分期业务。

2015年2月,杨棋海到岗,3月办理汽车分期业务资料移交。但是2015年4月开始杨棋海未到单位上班,工商银行自2015年7月起停止发放杨棋海的工资。在此期间,工商银行多次短信或电话通知杨棋海回单位协助调查相关事宜、办理离职手续,并要求杨棋海于2015年11月15日前回单位办理相关手续,否则将解除劳动合同。

对此,杨棋海称其不到岗是“事出有因”,其本人一直从事清收工作,因为2015年下半年工商银行停发了工资后“外出讨生活”。

然而,2017年8月,工商银行以杨棋海无正当理由旷工,且连续旷工长达两年多时间,严重违反劳动纪律为由解除其劳动合同,各项社会保险也于2017年9月停止缴纳。

“工商银行并未给我具体安排和提供办公场地、办公设备、工作条件,只是要求我催回800万元的贷款和继续接受单位纪检监察部门的调查,这期间属于劳动合同附件《岗位协议书》中第七条约定的‘进行待岗管理’情形,同时正在接受单位纪检监察问的调查。而且,在这期间工商银行也没有实质性的对我的工作进行考勤,工商银行提供的旷工考勤记录不实。”杨棋海表示,工商银行未提供工作岗位致使其“变相下岗”,其不存在旷工的事实,故工商银行与其劳动合同系违法解除。

2018年3月,杨棋海向当地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经仲裁委员会裁决,工商银行向杨棋海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关系赔偿金237760.8元,工商银行向杨棋海支付停工津贴30823元。工商银行不服该裁决,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经一审法院判决,工商银行十日内向杨棋海支付2015年7月至2017年8月期间拖欠的工资36520元,双方劳动合同解除。杨棋海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2019年3月27日,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免收案件受理费。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编辑:近报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