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完就出事”的镜头里,是网红创业者挣扎的一年

核心提示: 1月15日晚,罗永浩现身国家游泳馆,这是他的锤子科技遭遇资金风波后第一次亮相产品发布会。

1月15日晚,罗永浩现身国家游泳馆,这是他的锤子科技遭遇资金风波后第一次亮相产品发布会。

这次,罗永浩没有推出新的手机,而是作为投资人宣传了一款社交软件的升级版“聊天宝”,发布会结束后,他再次被嘲讽是在向“现实妥协”。

这已经是罗永浩的第n次“折腾”了。

一飞冲天?或跌落神坛?

2006年,罗永浩在事业的上升期从新东方辞职,创办牛博网,后来又开了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在持续亏损的学校刚有些起色时,他又去创业做起了手机。

锤子手机的出现给手机行业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但众所周知,这几年罗永浩过得并不是很顺利。1月7日,锤子科技传出265万资产冻结的消息,罗永浩所持股权也被冻结。

当罗永浩面对种种传闻保持沉默时,还有一个年轻人也正经历着“至暗时刻”。

这几年,共享单车遍布中国各大城市,改变了中国的单车行业。ofo小黄车一度每天用户增长量破千万,二十多岁的CEO戴威意气风发,“我们要快过所有竞争对手”,是当时ofo公司的口号。

但谁都没想到寒冬转眼就来。2018年12月,法院下达了对戴威的限制消费令。ofo总部门外,排队退押金的人群从公司五层排队到了一层大楼外。

这两个在公众视野引发争议的人同时出现在一部纪录片《燃点》中。

罗永浩、戴威、马薇薇、papi酱……舞台镁光灯之外,这些网红创业人物有着各自的焦虑与迷茫。

人们常把罗永浩的产品发布会叫“相声大会”。但是罗永浩自己却说:“我不愿意当众演讲,这是六年里最不快乐的一部分。”

“集美丽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Papi酱爆火以后,大家以为她赚了好几亿,但她还在攒钱给父母换房子,看着窗外的豪华小区说:“那个房子真的好好啊,好想住进去。”

纪录片拍摄的14个月,有人经历了从顶峰到低谷的飞速降落,有人孤独地屡屡碰壁,也有人一步步向成功迈进。

连这部片子本身也见证着“创业不易”。罗永浩在发布会上调侃说,被采访的创业者基本都“出事了”,“好像有三个已经出了很严重的问题了,其中也包括我,我那个头像又最大”。

不是每个人都擅长的游戏

在一张小桌子前,经纬中国的投资人张颖一脸严肃,快速地抛出几个问题:项目?数据?亮点?

桌子对面,紧张的青年安传东正讲着自己“跨界美食家”的理念,他支支吾吾没有说清楚。几分钟以后,张颖有了答案。

电影的前十几分钟,安传东还带着一群年轻的会员在合作的餐厅里举办热闹的美食聚会,想打造短视频版的“共享餐厅”。

安传东的经历代表着大多数年轻创业者的状况:从小镇走出,连续创业三四次,但是想法总“不算太靠谱”,所以每次的结果都失败。

张颖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都是自己空想出的市场。

他每年都要听三四百个创业者讲自己的创业梦想,但最后只给1%的人投资。他们希望找到十年后的马云,但“大多数人一辈子做不到”。

快速发展中的中国,每天都有无数新商机在兴起。知识付费、内容创业……每个创业的人都像是一个“追风者”,哪里有风口,就会在哪里扎堆出现。

但要么追不上、要么跑得太快掉链子,焦虑和自信的反复徘徊是他们生活的常态。很多创业者吐槽说,真实的创业哪有影视剧里那么容易。

2016年,锤子科技亏损超过4亿,曾在微博上怼天怼地的乐观派罗永浩,甚至一度理解了那些自杀企业家的心情,因为他想到公司的五百人背后都有家庭,“我很愧疚面对这五百个家庭”。

“一个人奋斗的狂热必须要和市场规律经济规律结合起来。”一位投资人说,在中国,93%的创业公司在成立3年后都会死掉,只有7%的能存活。

假如失败了,值得嘲笑吗?

面对自己父母,安传东流下愧疚的眼泪。在最困窘的时候,他用父亲打工一年赚来的钱给员工发了工资。

在很多人眼中,他这样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不过,跟投资人聊完以后他还是这样安慰自己:只是否定了项目,但没有否定我的人。

面对种种争议,罗永浩说已经“脱敏”了。他的投资人好友讲起一个故事,多年前罗永浩帮人介绍一个产品,当好友鼓励他说说自己最想做的项目时,他完全变了一个人,讲电子产品讲到唾沫星乱飞。

“赚不赚钱无所谓,我就想把这事做成。”罗永浩今年47岁,说自己看到那些新的电子产品还有激情,“谁可能为了面子坚持了六年呢?所以还是喜欢”。

ofo内部信里,戴威表示,“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编辑:青草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