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ofo后的PPmoney,注定要"黄"?

核心提示: 2018,注定是ofo悲情的一年。押金难退、破产重组、资金链断裂等消息犹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同时,捱过暴雷潮的P2P理财借贷平台PPmoney也危机不断。

2018,注定是ofo悲情的一年。

押金难退、破产重组、资金链断裂等消息犹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同时,捱过暴雷潮的P2P理财借贷平台PPmoney也危机不断。面对政策监管收紧、部门解散传闻不断、流量增速趋缓等问题,生存维艰。

他们为各自目的不得不走到一起,但ofo和PPmoney“闪婚”不足五天,双方联合发布声明,由于某些合作细节问题,该活动暂时下线。

这次“婚后”的PPmoney遇到首次危机。11月30日,微信公众号“红途风控”称,珠三角PPmoney的几个门店宣布11月30日解散,且拖欠员工工资及提成。但PPmoney以“不属实”予以否认。

但在金融监管趋严、P2P暴雷潮的大环境下,P2P网贷行业遇到“寒冬”,这已是不争的事实。截止到2018年11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181家。相比10月底减少了25家,而且连续第4个月没有新平台上线。

P2P网贷走到行业的十字路口。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认为,网贷平台的流动性危机、信用危机和道德危机交织在一起,引发了行业的恐慌,投资者信心受到较大影响;头部平台、规模较大平台和投资者认为有“背景”的平台也出现问题,甚至倒闭和跑路,整个行业发展前景不免让人担忧。

如今,挺过暴雷潮的PPmoney,危机依旧没有解除。

这次危机来自微信公号“红途风控”。11月30日,该微信公号发表《PPmoney人去楼空,八大部门均已解散!》文章称,PPmoney某重要部门已于11月30日解散。

所谓被解散的“八大部门”是指,房贷事业部、保理事业部(通惠保理有限公司)、资金事业部(一千万以上的借贷业务)、小贷再融资事业部、担保事业部(广东纳斯达担保有限公司)、供应链金融事业部、车贷事业部、一步购车事业部(万惠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目前,仅剩及贷事业部(网络小额借贷业务)还在维持。

文章还称,目前ppmoney尚拖欠员工多月奖金,应发未发提成,共计200余万元。此次裁员不发提成,不按劳动法支付经济补偿金,致使大部分员工去集体仲裁,目前仲裁已立案,等待开庭。

对此,PPmoney对人民创投(ID:renminct)表示,11月30日,有自媒体传播关于我司的谣言,对我司正常运营进行恶意中伤。当天,在PPmoney万惠集团董事长陈宝国、PPmoney网贷CEO胡新的带领下,广州市金融工作局地方处处长欧峻青就平台运营进行了调研。

PPmoney万惠集团董事长陈宝国表示,在行业敏感时期,个别自媒体以惊悚标题及不实内容博人眼球,造成不良影响。目前已有多位出借人前来询问,平台正在耐心与投资人做沟通解释工作;与此同时,公司也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已收到报案回执。

陈宝国所说的行业敏感期,是指2018年P2P网贷平台收缩业务、暴雷跑路和金融监管趋严等问题。

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1月底,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达到5245家,P2P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达到6426家(含停业及问题平台)。

“这与以往e租宝等倒闭潮的不同。”欧阳日辉说,2018年P2P网贷行业停业、清盘和其他问题平台数量再次出现风潮,是因为监管合规要求、经营不善等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主动宣布逾期、重组、清盘和退出的平台大幅增加。

2018,是P2P网贷平台尤为艰难一年。

今年6月到7月下旬的短短50天内,大约有212家网贷平台出现跑路失联、平台停业、主动退出、提现困难等情况,平均每天发生问题的平台多达4.24家。

这其中不乏唐小僧、联璧金融、钱宝网、雅堂金融等知名平台,如果以每个平台5000个投资人估计,受害人多达百万之众。

P2P网贷平台的暴雷与政策监管环境不无关系。从2015年7月央行等十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开始,监管政策在一步步逐渐趋严。

尤其是2017年,银监会先后出台《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和《网络信息借贷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央行等十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网贷整治办下发《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

监管的大闸紧紧拉下,P2P网贷平台的暴雷潮。在2018年经济寒冬的环境下,“活下去”成为他们这一年的首要任务。

欧阳日辉表示,P2P网贷平台密集退出行业,在短期内对整个网贷行业会产生声誉风险,对投资者的信心会造成影响。但机构退出是教育市场、教育投资者最直接的方式,从长期来讲,打破刚兑、市场出清是整个行业必须经历的阵痛。不经历损失的教训,市场永远无法健康成长。

欧阳日辉认为,如果一个市场没有退出机制,大量僵尸企业、机构占用资源,这是一个没有效率的市场。P2P网贷行业的专项整治目标是建立监管的长效机制,退出机制是长效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随着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的深入,合规性要求落地,网贷行业的机构退出和市场出清仍将继续,这将是一种常态。

PPmoney是捱过暴雷潮的网贷平台之一。PPmoney对人民创投(ID:renminct)表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PPmoney网贷累计服务用户已超过3600万,借款人数量为512.3万人,人均累计借款金额约为15000元。

但是,庞大、华丽的数据背后,PPmoney被指裁撤了房贷事业部等八大部门,这也成为经济寒冬一个缩影。

成立于2012年的PPmoney网贷平台,由万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运营。而后者正是PPmoney万惠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

人民创投(ID:renminct)在企查查的数据中获悉,PPmoney万惠集团的董事长也正是PPmoney的运营方万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掌舵人陈宝国。同时,陈宝国还兼任亚太区互联网金融产品研发专家,现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广东省高科技商会副会长、广东省现代服务业副会长、广东省信用担保协会理事等职务。

企查查的数据显示,陈宝国同时在16家与万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直接相关或间接类似行业的企业担任法人,并在19个公司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或监事等高管职位,个人或通过企业进行控股的关联公司达18家。

当初,也正是在陈宝国的带领下,PPmoney赶上了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浪潮。

2015年8月,万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控股公司广州万惠金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借壳天锐科技成功挂牌新三板。

彼时,在中国人民银行联合数部委发布的《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指导意见》中,符合条件的优质从业机构被鼓励在主板、创业板等境内资本市场上市融资,鼓励拓宽互联网金融机构的融资渠道。

互联网金融网贷平台迎来了飞速狂奔的时期。PPmoney成为当时政策红利中的一员。

在当时的数据中,PPmoney在2013年12月平台总成交额达10亿,而到了2015年12月,PPmoney的单月营收为2050万元,2015年全年营收近2.45亿元,新增用户为272.40万,撮合融资金额为287.24亿元。

此间,PPmoney万惠集团获得安赐资本领投的2亿元A轮融资,网贷平台业务不断调整,从做企业贷款和担保相关业务,逐渐转换为消费金融、汽车金融、三农金融的多业务模式。

2016年,PPmoney获得了安赐资本、跨境通实际控制人杨建新和粤泰股份大股东广州粤泰控股集团的B轮3.75亿元融资。

也是这一年,PP money实现盈利——全年营收3.41亿元,净利润3613万元。这一数据到了2017年9月则为单月营收3.27亿元、净利润1.09亿元、毛利率达80%。

然而到了2017年后,在类金融企业在新三板不能融资的新政策之下,不少互联网金融企业摘牌新三板,广州万惠金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其中一员。

不过,这些并没有影响PPmoney获得的资本青睐。

2018年7月,PPmoney万惠集团获得C轮6亿元融资,投资方包括国能金汇、汇垠德擎、明泰资本、国泰道合等国内知名机构。

今年11月,PPmoney召开了第三季度业务经营工作报告会,披露了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2018年1-9月,平台收入保持上升趋势, 截至第三季度末平台整体累计营收近8亿元,累计经营利润保持增长势头,2018年前三季度同比增长109%,环比增长116%。

今年7月,在PPmoney万惠集团获得C轮元融资发布会上,陈宝国表示,PPmoney将进一步增强在产品、风控、技术、人才、品牌、运营等诸多领域的投入,为超过3000万已注册的投资与借款用户提供更高效的普惠金融服务。

如今,陈宝国的豪言壮语余音未散,但P2P网贷平台早已暴雷不断,生存维艰。

也是这个时候,共享单车领域的ofo负面新闻不断,退出国际市场、破产重组和资金链断裂等话题,屡被提及。

就这样,ofo和PPmoney一拍即合,双方达成合作,抱团取暖。

11月23日,ofo用户在退押金时,此前充值的99元押金,在申请退款时被提醒须同意成为PPmoney的用户。

在PPmoney和ofo原本的合作计划里,ofo 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后,即认可并同意将ofo 99元押金成功升级变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升级成功后,特定资产默认出借PPmoney新手福利项目。同时,该项目历史年化利率8%+8%的新手福利,锁定期为30天,锁定期满后用户可申请退出,并在退出成功后可获取相应本息,但用户想查询余额,则需要下载PPmoney软件并注册登陆。

据界面新闻报道,当ofo用户同意授权把押金转换成PPmoney的理财金后,PPmoney会向ofo支付100元/人的导流费,还包括利率。

也就是说,在双方原本的计划里,PPmoney只需支付201.3元就可以成功获得一个新用户。

PPmoney 万惠集团向人民创投(ID:renminct)披露,截至2018年9月30日,PPmoney网贷累计服务用户已超过3600万,借款人数量为512.3万人,人均累计借款金额约为15000元;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该平台累计营收近8亿元。

在看似不错业绩的背后,增长趋缓也是不争的事实。2017年,PPmoney新增注册用户数量接近162万人。而2018年1到10月,平台的新增用户仅增加68万多,人口红利消失、新流量获得难的现实,也同样在PPmoney平台上发生。

这在PPmoney的“双十一”营销中,可窥见一二。

在今年双十一的流量战场里,PPmoney公众号的锦鲤营销活动推文阅读量为3000多,高于平台往日里的推送。但流量转化率,也就是公众号阅读流量如何转化为PPmoney新用户,尚难以预测。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押金转投网贷平台的合规性,操作流程的合法性以及公众质疑面前,PPmoney和ofo就双方的合作情况进行了联合声明,称ofo与PPmoney 之间属于正常的合作,用户在被充分告知授权内容后,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自行选择是否参与该活动。

PPmoney 对人民创投(ID:renminct)表示,PPmoney网贷与ofo之间的合作是一次正常的异业合作尝试,属于商业行为。“由于合同保密条款,不方便透露具体合作细节。”

事实上,不仅只有PPmoney一家网贷平台与ofo进行合作探索。

据新京报报道,ofo大规模瞄准网贷平台寻求商业变现,与万达普惠、小黑鱼信贷、贷上钱、省呗、玖富万卡、小白来花、360借条、点点等多家网贷平台达成合作,在其App的“看看”、“钱包”等栏目中内嵌相关网贷平台的推广服务。

“从营销角度讲,是比较成功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室副主任尹振涛说,ofo和PPmoney的合作设计对普通用户“并不是什么坏事儿”,ofo处于资金紧张期,而用户需要提取押金,用户在ofo平台上等待押金退还与在PPmoney平台上等待返还,时间上并不太大差异。这样的合作对双方的平台都有好处,ofo的资金压力得到缓解,PPmoney在如今网贷行业暴雷潮的情况下,也能够增加获客和品牌宣传。

尹振涛表示,此次合作暂时搁置,本质上因为双方所处的两个行业都处于关注的焦点上,两个行业在近期爆发的行业事件也较多,带来了舆论较多的关注。

尹振涛还认为,网贷行业现在处于“黎明前的黑暗”。随着近两年的互金专项整治的推进,市场监管环境的变化以及投资人更加理性、资产渠道的变化等因素,网贷行业优胜劣汰将成为常态。

他说,在市场大浪淘沙的过程中,有些平台可能会消失,投资人可能会失败,但最终会留下合规合法的网贷平台机构,未来也会迎来更好的发展环境。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关键词: 网贷平台 ofo PPmoney
编辑:青草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