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变成独角兽:“痛苦是成长的一剂好药”

核心提示: 大姨妈创始人柴可从2011年开始参加黑马的第一场大赛,2016年经历公司的重大波折,在2017年成功“翻身”。

黑马变成独角兽:“痛苦是成长的一剂好药”

从作为黑马跃入世人视线,到变成独角兽,企业要经历多少蜕变,又有多少艰难险阻,才能最终踏上通往成功的独木桥?

在中国独角兽峰会暨第八届黑马大赛启动仪式上,主持人提出了问题,“有哪些事情做对了,才能让你们撑到今天?”

台上的创始人们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黑马要疯狂地向前跑

乂学教育创始人栗浩洋说,他们做对了的一件事是,在2014年到2015年引入顶尖人工智能科学家,在产品上和竞争对手拉开差距。“最重要的是你的核心产品和核心科技,如果没有自主的知识产权,那么你只是一个加工厂,不可能有与众不同的产品。”

INK银客集团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林恩民分享的内容比较“鸡汤”。他说,“坚持”二字让他走到今天。

大姨妈创始人柴可从2011年开始参加黑马的第一场大赛,2016年经历公司的重大波折,在2017年成功“翻身”。今年第一季度大姨妈利润和规模增长6.7倍。他说,企业不要有独角兽心态,要保持黑马的心态——疯狂地向前跑,因为唯快不破。“时代是奔跑的,你需要不停地往前奔跑。”耿乐说,他在一场活动中遇到过去相识的一位创业者,两人碰面的第一句话不约而同:你(的企业)还活着?!

Blued创始人兼CEO耿乐认为,独角兽无非两种:要么选对了风口;要么是快速跟跑,在看到行业有机会的时候,迅速进入。“面对惨烈的竞争,不用回头看,不用看竞争对手,看你自己,看你的未来,快跑,你才能成为这个行业的独角兽。”

作为第一届黑马学员,万兴科技董事长兼CEO吴太兵说,成为独角兽之前,可能要先成为黑马。而独角兽也并非他的终极梦想。“成为独角兽只是一个手段、一个过程,最终你要用自己的视角看这个世界,用自己的全身心,把你所热爱的事业变成现实。”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sunda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