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弘曝佟丽娅边拍戏边奶孩子 感激陈思诚定制角色

核心提示: 刚接到剧本的时候,袁弘也一时没办法接受这个人物,但等到真正决定出演,在成为齐林的几个月的过程中,他渐渐理解并接受了这个角色,也明白了总编剧陈思诚为他“量身定做”这个角色的意图:这个复杂的角色给了一个演员巨大的表演空间,也给了袁弘一个打破自己的机会。

跟陈思诚饰演的洪三元如同开了金手指般的逆袭人设不同的是,身为《远大前程》另一位男主角的袁弘,则有着截然相反的待遇。他饰演的齐林,善良但懦弱,偏执又无能,最终走上黑化的道路,成了背信弃义的恶人。两相对比与前后反差之大,令齐林这个角色招来不少骂声。

刚接到剧本的时候,袁弘也一时没办法接受这个人物,但等到真正决定出演,在成为齐林的几个月的过程中,他渐渐理解并接受了这个角色,也明白了总编剧陈思诚为他“量身定做”这个角色的意图:这个复杂的角色给了一个演员巨大的表演空间,也给了袁弘一个打破自己的机会。

从偶像剧里的翩翩少年出道,这两年的袁弘也一直在颠覆自己,从《解忧公主》里的草原汉子,到《平凡的世界》里为了演好孙少平饿到虚脱。而到了《远大前程》,齐林这个角色一直都在“被打受伤”,除了肉体上的“伤害”,袁弘在饰演这个角色上掏心掏肺,有一场重头戏几乎掏空了他。但也正是这样的“哭过爱过悔过”的表演经历,才让他有底气的表示“并不介意这个角色是负面的”。

“对我来说,齐林是个什么都对的角色”

记者:你好像对这个角色还挺偏爱的,之前看你发微博有说杀青了特别不舍,为这个角色还哭过爱过悔过。

袁弘:你这么一说,好像有点琼瑶,哭过爱过悔过,确实都有过。这应该是我自己近两年拍的戏里边我觉得比较满意,相对来说也投入度比较高的角色。

记者:为什么呢?是这个角色有什么魅力吗?

袁弘:可能是方方面面的。首先我看剧本的时候就挺喜欢的,读下来特别一气呵成,想起了我小时候读过那些武侠小说,特别流畅、特别爽。读的时候对这个角色接受起来还需要有个过程,但是在拍的时候,人物写到这儿了,剧组方方面面工作到这儿,每一个给你搭戏的演员他的准备工作做到这儿了,然后服装、舞美、置景所有的东西大家觉得都到位了,都在一个调上,可能你会激发出自己以前也没有过的东西。对于我来说,可能是一种投入,就是跟着他活了一次。

记者:这个角色有激发出你之前拍戏所没有的状态吗?

袁弘:有的。演员有时候很被动,你要看运气看命运,大家都说演员是在等待角色,其实他们也是在等待能够跟自己碰撞出火花的角色,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角色会来到,跟你摩擦碰撞出什么样的东西,很难讲。有时候你接一个戏,可能你看剧本的时候觉得可能会有东西,他反而没有。有时候,就是什么都对。

记者:齐林算是什么都对的角色吗?

袁弘:很大程度上来说他是的。他对我来说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角色,也可以说是他激发出我很多东西,我一开始读剧本的时候没有完全了解他,我也没有完全能够接受他,但是在拍的过程中,你跟他一起经历很多东西,你开始慢慢地走进他,走进整个剧组营造出来的世界,那个年代的上海滩,整个剧组的创作氛围,你自己会慢慢融入,你会相信身边的每个演员就是那个人物,你会相信他们给你带来的所有刺激,你会相信剧本里写的每一句话。

“戏里时常带伤,感谢陈思诚写这样一个角色给我”

记者:有特别印象比较深刻的一场戏?

袁弘:有很多场,我现在比较印象深的一场,之前一直有点躲着那场戏,我不知道怎么演。因为他要做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会改变他的一生,不是特别好的事儿。我不知道,我以前没有过这样的,作为演员是有点惧怕心理。首先可能没有完全想好怎么去演,第二是我觉得可能会特别地辛苦。然后特别巧,第一天要拍这场戏,我就想怎么办,然后下雨了。第二次又下了通告,结果我之前拍打戏就把腰闪了一下,然后导演也说,没事袁弘看你状态,你觉得今天没问题,就拍,你要觉得可能没有办法做到最好,咱们就往后放,我说那就往后放吧。然后第三次下通告下这场戏,我知道逃不掉了,必须得拍了。

那场戏拍完之后,我感觉被掏空了,导演都喊“收工”了,我一直坐在那,没缓过劲来,坐在一个没有光的角落里,眼泪就一直在往下流,停不住,一直到后来收工回去坐在车上,大概三四十分钟的样子。我平时习惯开工收工路上会听歌,那天就放了皇后乐队的《波希米亚狂想曲》,那里边的第一句唱词是:“妈妈,我刚杀了一个人”。然后就在回去路上躺在车上眼泪一直在流。那天我媳妇就问我今天拍得怎么样?我说我很难受,你小时候有没有过那种经历,在梦里边你做了一个特别错误的事情,但是你再也回不去了,就这个事你已经做了。人生没有办法给你重新来过的机会,你会为此后悔一辈子,那种难受绝望。一直到后来,每次看片花,我都看不了这场戏。

记者:这个角色还蛮悲剧的,到最后也黑化,跟你以前演的比较正面的角色差别挺大的……

袁弘:他的跨度很大,就对我来说,他的层次是很多的。(你不会介意他是否正面的角色?)

我从来不太介意这个。我看剧本我不会去分析他是一个正面角色或者负面角色,对于我来说,只有写的好和写的不好。

记者:你里边又是被砍手,又是被打了,其实被虐的挺惨的这部戏?

袁弘:他们说我老是带伤状态,出场永远都是身上有伤,特别巧的是有一天收工了,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天就黑了,就冲到影视城门口的球场打篮球。然后刚刚站场上,一个球过来,另一个人把手一伸,然后就把眼皮戳破了,大概缝了有十几针。当时就想,怎么办,还在拍着戏呢,歆艺已经开始跟思诚打电话,说不好意思,可能会耽误拍摄,特别对不住,但是也没办法,还是得给他时间恢复。到最后居然没有怎么影响剧组拍戏,因为大部分时间我在戏里都是带伤的,划的满脸伤在里边根本看不出来。

记者:这个角色陈思诚说是给你量身订作的,演完之后会不会觉得这个量身订作还蛮惨的?

袁弘:我一开始看的时候还觉得,这为什么是跟我量身订作的,但演完之后我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了,他还挺了解我的。我觉得他可能知道我来演齐林我的优势在哪,我可能会出来一个什么样的光彩,他比较清楚。

记者:相比洪三跟齐林的状态,会觉得对比还挺明显的,觉得监制有些私心存在吗?

袁弘:你从哪个角度上来说,如果是从演员的发挥上来说,那我觉得他真的对我特别特别好,我挺感激的这次,给我写出来这样一个角色;如果从戏里的享受程度、生活的优越感来说,他是有点私心。(笑)

“陈思诚是个梦想家 丫丫性格特别豪爽”

记者:你们私下是朋友,陈思诚这次是主演又是监制,现场状态会不一样吗?

袁弘:我其实有时候挺佩服思诚的,我觉得他是个梦想家,他能够把他做过的梦,说过的话实现了。我跟他其实师出同门,他最早上过上戏,教他的老师后来教我们班,他在我们读书四年中,给我们提起一个全班同学都耳熟能详的的名字叫陈思诚,我们老师特别特别喜欢他。后来拍戏的时候就碰到他,跟他挺能聊得来的。为什么说每个人的成功都是有原因的,我们从夏天最热拍到最冷,永远现场有一个长桌子是给他的,他就一台电脑在那。因为他监制,每天除了演戏还有巨多的工作,他要过第二天要拍的剧本,每一个字每一场戏他不满意了他都会去改,每个场景每个演员所有他都要去参与其中,就是你无法想象一个人永远每天在现场,拍戏已经那么累了,然后导演喊停之后他没有任何休息,就做他的工作。

记者:丫丫你合作过,私下也是好朋友,还有采洁,有没有比较好玩儿的事可以爆料或者吐槽的?

袁弘:丫丫一直是性格特别豪爽,我们戏里边组局都是她,每天只要收工就张罗所有人吃喝。丫丫那时候孩子刚出生不久,就直接抱到剧组来了,这边拍着戏,过一会儿上车奶孩子去了,挺辛苦的。采洁是我见过的那么多演员里边很少在现场看不见她用手机。现在很多剧组人手一台手机,很多演员、工作人员都在低头打游戏,但采洁是那种永远你看不见她拿手机,好像那个世界已经跟她无关了,就在角色那个世界里了。

记者:你说陈思诚是一个梦想家,转型也很成功,包括张歆艺也是从演员到导演,你自己个人呢?

袁弘:我先把演员这事儿给弄好、弄明白了再说。

记者:之前说这个戏可能会有第三季,你有没有想过会跟编剧说下这个角色其实可以怎么样吗?

袁弘:有说。有时候演员把你的想法注入角色很重要。你要去学会演一个角色。要不然你永远演完了都是你自己。所以在想的很多的设计上,我只要有想法就跟他说。思诚这点特别好,我们现场两个导演特别好,他特别能够尊重演员的想法,我们的很多想法都实现了,很多细节上的,我就不一一例举了,我是在这个剧组里边没有任何的顾及,就是我有什么想法我就直接说出来,跟编剧、监制、导演说出来,大家会很尊重你的想法去做。另外一个,在大的构架和层面下,我觉得不应该有太多想法,要不然你永远演的都是你想要的那个角色。这个容器是怎么样的,你去适应他,你想办法去适应他。小的上面,你如何把这个适应做的更好,你可以有,但是大的方面我觉得可以没有,而且我信任他。

记者:据说你有一场很激烈的激情戏?

袁弘:有,但好像是删了,(真的删了吗?)我不知道,我没看。(拍的时候激烈是吗?)比较…(从影以来最大尺度?)算是吧,算是吧。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是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