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孟雄──“乃是永远值得我们纪念的”

1961年,中共天津建党纪念馆建立,坐落在和平区长春道普爱里21号,是1924年9月中国共产党在天津的第一个领导机关──中共天津地方执行委员会的诞生地。后因历史原因,迁至山西路98号,并更名为中共天津历史纪念馆。馆内通过400多幅珍贵的历史照片、图表和真实的影像资料,集中展现了1919—2014年中国共产党领导天津人民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奋斗历程及取得的辉煌业绩。

在这里,记者了解到“五四运动”后,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报刊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1920年3月,在李大钊的指导下,我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成立。起初这个组织还处于秘密状态,直到1921年11月17日,才以何孟雄和邓中夏、黄日葵等19人的名义发起,在《北京大学日刊》上刊登启事,公开宣布成立。

在李大钊的指导和帮助下,1920年11月,何孟雄加入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和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何孟雄成为全国最早的53名党员之一。

据天津市委党史研究室研究一处李俐介绍,1920年底至1921年初,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小组与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和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成员建立了密切联系。何孟雄等人曾多次参加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小组的会议并发表讲话,介绍全国各地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的工作情况。

中共“一大”闭幕不久,何孟雄和缪伯英在北京结婚,被誉为一对“英”“雄”夫妇。婚后,他们搬到北京景山西街中老胡同5号居住。何孟雄组织开展的革命活动,受到陈独秀的重视,他们之间建立了密切的关系。1922年秋,陈独秀来北京后,就住在何孟雄家里,并在他家会见了刘仁静、王俊。

中共“一大”以后,北京共产党员发展到二十多人,1921年底正式成立了中共北京地方执行委员会,何孟雄被选为北京地委书记,兼任组织委员,黄日葵为宣传委员。中共北京地委成立后,何孟雄首先将主要精力放在工人运动方面,他长期从事工人运动的重点地方是京绥铁路,在此兴办工会,发动工人斗争,维护工人合法权益。

1922年底,何孟雄在天津拍了一张照片。回到北京后,他在照片背面写了这样一段题记:“此像摄于津,正适伯英病。我自己投身劳动运(动)时期,为五路同盟,将他等的台拆散,建树吾们的基本组织。孟雄自志于北京。一九二二年十二月十日。”短短几句,表达出他献身工人运动和为京汉、京奉、京绥、正太、津浦五路同盟而斗争的坚强决心。

此后,何孟雄先后任中共唐山市委书记、武汉市委组织部长等职。大革命失败后,曾任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军事委员会书记、南京市委书记等职。其间,何孟雄曾三次上书中共中央批判“左倾”错误,遭到王明等人的排斥和打击,但仍坚定革命信仰,誓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

中共六届四中全会结束不久,由于叛徒告密,何孟雄不幸被捕,最终被押解到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看守所。何孟雄虽身陷囹圄,仍心系革命事业。在狱中,他多次就中国革命的有关问题同难友进行讨论和研究。

1931年2月7日,何孟雄、林育南等23名共产党员,拖着沉重的铁镣,大义凛然地走向刑场,高呼着“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革命胜利万岁”的口号,英勇就义,时年33岁。

1945年,中共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摘掉了王明等人强加给何孟雄等同志“右派”的帽子,对他们的事迹作出公正的评价。决议写道,“林育南、李求实、何孟雄等二十几个党的重要干部,他们为党和为人民做过很多有益的工作,同群众有很好的联系,并且接着不久就被敌人逮捕,在敌人面前坚贞不屈,慷慨就义……所有这些无产阶级英雄气概,乃是永远值得我们纪念的。”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费世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