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为妻写爱情小说 常当主婚人称相信爱情

入围《2014中国文艺年度作品年度人物·成都商报读者口碑榜》年度作家的文化学者余秋雨,最近加入爱情小说的写作行列。

昨日,余秋雨首部长篇小说《冰河》新书会在北京举办,此书讲述一个在生命绝境中诞生的爱情传说。他聊到对婚姻的乐观态度,对妻子马兰的情感,也对总是被人问为什么还不离婚很苦闷。余秋雨说:“这部作品,可以看成我们夫妻在绝境中的悲剧性坚持。但故事还是美好的,甚至没有一个坏人、恶人。真正的艺术,永远不是自卫的剑戟。”在该书的编辑沈晔英眼中,这本书中,男女主角的感情有余秋雨和他夫人的影子。

为妻创作

剧本改写成爱情小说

昨日,沈晔英告诉记者,这部小说始于2008年,由他策划的一部叫《长河》的音乐剧,主演是马兰,导演是关锦鹏,当时这个音乐剧是一个跨界的尝试,主要是古典的黄梅戏和现代的音乐剧之间的融合。后来,余秋雨觉得文学故事里有些他想表达的哲学和人性的思考,在演出中很难充分体现。这本书是从舞台剧到剧本,再到故事几次延伸的结果。

沈晔英说,因为余秋雨是第一次以小说的形式发表作品,他自己在剧本的基础上修改过几遍,临下印之前还在修改,最后终于出炉了他的《冰河》。该书所讲述的故事发生在中国古代的南方,美丽的女子孟河遭遇生死的考验。在绝境中,找到了情之所属。

余秋雨说自己在文学创作上,被读者熟悉的是散文,被观众熟悉的是戏剧。他的读者和观众交叉很少,因此需要向读者作一点说明。“我先后为妻子马兰创作过几个剧本,每次演出都很成功。”记者问及为什么把那个东西以小说形式写出来,余秋雨回答:“你去看张艺谋先生根据莫言小说改编的《红高粱》很有看头,根据余华作品改编的《活着》很有看头,因为有文学的底在那,这完全不一样,表面上也可以拍出很多非常精采的电影来,好多惊人的镜头,动态感、跑步感都可以,但是当一个故事构架薄弱的话,总是没有长久存在的价值。”

相信爱情

常被请去当主婚人

昨日,余秋雨的妻子马兰本来要参加活动,却临时缺席。余秋雨被问到“这个故事最初是为马兰女士量身创作的吗?”余秋雨说,孟河是为她演出定做,而不是为她这个人定做的,马兰没有类似的经历,但是角色有马兰的品质,“特别勇敢,特别大气,有这么一些优点。刚才马兰给我打电话说千万不要讲我,我说好,不小心还是碰到了。”

余秋雨给记者讲了一个夫妻相处的观点,他认为,爱情生活有非常重要的一点,真正的互相欣赏,不要完全去寻找你怎么不理解我,男方说你不理解我,女方说你不理解我,这个就没完没了。“你的另一半是你自己选择的,你有可能朝着他丢垃圾,你有可能把不好的东西推向他,你向他吐痰,你把不好的东西都扔给他,结果他真的成为一堆垃圾,同时你也成为一堆垃圾,这是互相的。你如果欣赏他,爱惜他,他就变得光亮,他就变得美丽,他就变成一个很好的风景,这种互相的欣赏会造成一种非常优秀的夫妻关系。”

余秋雨说,他总是被问一个奇怪的问题,“你和马兰这么多年为什么不离婚?” 网上有的时候甚至对余秋雨新婚的妻子都构想都出来了,他说,因为感情很好,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昨日,余秋雨还几次向记者提到“离婚”传闻给他带来的苦闷,“幸好我和我太太一直婚姻很稳定,感情很好。还有一次,有消息说我在华盛顿死了,这当然很好笑,没什么意思的事情大家都在传,有意思的事情不传,这个有点遗憾。”

他谈到对婚姻应该保持乐观,“我好多大活动都不参加,但是经常被人家邀请去做主婚人,我经常讲婚姻是可以乐观的,人类可乐观的东西当中,婚姻是最可以乐观的,从我们的父母亲,从我们社会延续下来的各种很好的传统,从我们周边无数个范例,从本人的体验,对婚姻应该抱非常乐观的态度,如果真的不好改变一下也是可以的,结束一下,改变一下,用欣赏来塑造对方,对方真的变得很好,你也变得很好,这是人间最美丽的事情。”

回应传闻

我怎么会让马兰离开舞台

昨日,被问到相比青歌赛的时代,现在像《我是歌手》《好声音》这样的节目如日中天,是否会看,余秋雨称两个节目都很喜欢,而且那些歌手确实非常厉害。虽然看得很少但节目让他着迷,因为方法很棒,而且唱得很好,他很惊讶这些歌手一开口就让他非常震撼,这是他和马兰的日常享受,非常佩服。

最后,余秋雨又谈到他的首部爱情小说《冰河》,对他本人也有一点“洗冤”的作用。“社会上有一种传言,说我让马兰离开了舞台。理由呢?据说因为我是‘教授’,不希望妻子上舞台。这种传言忘记了一个最基本的支点,我这个‘教授’虽然覆盖面颇广,但起点性的专业身份却是‘戏剧教授’,而且,是《世界戏剧学》《中国戏剧史》的作者。”余秋雨说,他太知道马兰当时在中国戏曲表演领域已经达到了什么高度,在东方剧场艺术的革新中又处于什么地位,因此不断亲自为她写剧本。“既然如此,我怎么会让她离开舞台呢?” 成都商报记者 陈谋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责任编辑:青草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