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罕见露面:当前中国文化最缺创造力

青年报记者 陈宏

本报讯“我们不能让我们的艺术,永远停留在缺少创造力的两个沼泽地:世俗欢笑的沼泽地,还有陈腐老化的沼泽地。”昨天,上海国际艺术节的论坛正式开幕,而极少参加论坛的余秋雨,因为对中国文化缺乏创造力的现状极度担忧,也破例现身,并作了主题演讲,他甚至尖锐地说,很多传统的东西,不可能也不应该重新辉煌,一部分人做就可以了,“最高贵的艺术家不能停留在此”。

中国文化与国家地位远不相称

本届艺术节论坛的主题是“艺术与创造力”,而这也是让余秋雨答应参加的最主要缘由。昨天,他说了一件让他至今感慨万千的事:“整整一年前,去年的10月18日,我在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发表演讲,讲的就是中国的文化和艺术。令人非常奇怪的是,来听的人非常多—大家知道联合国大厦有很多很多的会议厅,但是很多会议厅开会的时候,下面听的人很少,所以使好多国家的领导人去的时候感到非常的奇怪,怎么那么少的人。但是,我那次演讲听的人太多了,后面都站满了人。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大家觉得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国家的力量大幅度增长,文化艺术还远远不能和它相称。”

他说,外国人对中国文化的印象,似乎经常就是老太太的剪纸、北方农民表演的农村乐器、杂技表演和地方文化演出。

他说自己在想,问题到底出在了什么地方?“文化有三个功能,消费、传承和创造。”他说,“我们现在前面两个都在做,也应该做,但现在最缺乏的原创,是创造力—我所说的创造力并不是说对一个传统剧目当中做一点改造,而是一种整体性的大的勃发。”

“一个民族如果艺术的创造力勃发的话,整个民族的创造力就让我们受到尊敬。如果我们的电视上还只是在哈哈大笑,还只是在收藏古董,这个应该有,但是这个民族让人尊敬的程度是有一点问号的。”他说。

没有创造会走向低俗

余秋雨担心的是,现在中国的文化,只是让一般的老百姓看看笑声,看看祖先留下的遗产,但缺少毕加索。

他不无讽刺地说,很多艺术家只是在进行艺术的消费功能,“他们觉得,我今天所做的喜剧,我今天所做的杂技已经和昨天不一样了,这个值得鼓励。但是还不是我所说的原创。也有人说我这个剪纸已经和清代的时候有很大差别了,也不是。”

他说,东非著名的马孔木雕,非常优秀,展现了当地原住民的生命,但是,毕加索只进入了三个木雕,就开创了自己艺术生命的新时代,也是欧洲艺术的新时代。“马孔木雕自己也在创新,但他们创造的东西,和毕加索的创造,完全是两回事。毕加索的艺术,跟马孔木雕,也没有血缘关系。”

他说,中国需要收集文物、保护文物、制造娱乐、制造消费,但“没有创造结构,那么消费和传承都只能停留在低俗的层次上”。

他还表示,高贵的艺术家要能甘于寂寞,一些新的作品普通老百姓一下子是接受不了的,没有太高的收视率和发行量,“就像毕加索最早的画作一样”,只有有了这样的思想准备,“我们创造力的空间才能出来”。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责任编辑:青草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