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田芳:永远的说书人,真正的说书家

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9月11日下午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84岁。据悉,单田芳告别仪式9月15日上午在八宝山举行。

说了56年评书的单田芳,有录音记录的作品就有100多部,在全国500多家电台、电视台播出。单田芳独特的嗓音陪伴了从“30后”到“90后”的几代听众,他的语言魅力打通了地域、文化、年龄的界限,据说现在每天还有1亿多人在听他说评书。在曲艺理论家孙立生看来,专注于评书的单田芳是一位“永远的说书人”。

“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

9月6日,单田芳生前最后全家福通过个人微博曝光,彼时的单田芳仍神采奕奕。知情人透露,单田芳今年以来一直患病住院。

单田芳与袁阔成、刘兰芳、田连元并称“四大评书表演艺术家”,1934年12月17日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外祖父王福义是闯关东进沈阳最早的竹板书老艺人,母亲王香桂是三四十年代著名的西河大鼓演员,人称“白丫头”,父亲单永魁是弦师,大伯单永生和三叔单永槐分别是西河大鼓和评书演员

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2011年,出版了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代表作品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水浒外传》等评书。

2012年,单田芳在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中华曲艺学会副会长、曲艺理论家孙立生是第七届曲艺牡丹奖理论奖的获得者,那次颁奖礼上,孙立生与单田芳有过短暂接触,“在我看来,单田芳是永远的说书人和真正的说书家,也是一个平民说书家,除了说书,很少在别的相关活动上见到他,他始终在说书的路上,他对曲艺的专注力,是业界的楷模。”

孙立生说,单田芳评书拥有的粉丝数量非常惊人,“业界有一个戏称,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这个说法不夸张。根据我的了解,凡有出租车处,皆听单田芳,单田芳评书在出租车上的普及率太高了,这是听众的呼声。”

著名表演艺术家薛中锐从专业的角度说自己对单田芳非常欣赏,“我上世纪60年代播现代小说《大刀记》《渔岛怒潮》受到欢迎,单田芳稍晚一些播传统评书,让观众感觉很新鲜,他的声音有点沙哑,但节奏掌握得很好,听众很广泛。”

单田芳拉呱式评书回归曲艺本质

在山东省艺术研究院戏剧曲艺类非遗研究所主任郭学东看来,单田芳评书之所以拥有数量惊人的听众,在于单田芳说的是传统意义上的评书,这回归了曲艺的本质,“单田芳的评书,不管是《白眉大侠》还是《乱世枭雄》,都不是那种表演式的,没有一惊一乍的夸张痕迹,而是拉呱式的讲述,通过调动观众的想象力,让观众进入评书讲述的故事和情境,这是说书最该有的状态。”

郭学东说,单田芳说传统意义上的评书,并不是说他只说传统题材的评书,“单田芳评书题材面非常广泛,既有历史题材的比如《隋唐演义》,也有现当代题材的,比如上世纪六十年代他说过《地道战》《地雷战》。”

孙立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评书重在‘评’上,做有思想的评论,同时还要刻画人物,而不仅仅是讲故事,在这一点上,单田芳是成功典范,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边述变评,许多评的内容都道尽世态炎凉与人生道理,堪称故事的点睛之笔。”

单田芳之前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自己平时特别注意国内外的新闻,这对自己的评论很有益处,“了解最新的时事,对我说书也有帮助,随时都可以把一些最新的东西加进去。这样,我虽然说的是老书,但是老瓶装的是新酒。观众听着不觉得陈旧,就有生命力。”

郭学东则表示,单田芳说的虽然是貌似老旧的曲艺,但在内容上不断创新,在包装形式上也不落伍,“单田芳的作品是较早以电子读物的形式存在的,比如MP3,曲艺界不少人接触新鲜事物比较迟钝,在这方面,单田芳一点不落伍,这也是他的作品拥有众多观众的原因之一。”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马志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