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成本超3亿,观众“吐槽”不断,《如懿传》陷入争议漩涡?

网台关系更迭的今天,播出渠道已经不仅仅是内容的输出端口,相反,创作路径和艺术表达从故事开始落笔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和观众口味、播出方式息息相关。这也就意味着,即使是一部投资体量最大、秉承最高概念去创作的电视剧,也将不可避免地掉到争议的漩涡里去。

“最开始,我们面对的就是卫视,是要拍给电视人看的。《如懿传》的体量风格、叙事方法、拍摄手段都是按电视标准来制作,如果你告诉我这是网剧,那我就有别的想法了”,《如懿传》的导演汪俊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这样说。

汪俊一句话道出的正是《如懿传》现在的困惑。

《如懿传》制作成本上耗费超过3亿元,未杀青的时候就已经被东方卫视、江苏卫视、腾讯视频共13亿元的价格确定。网台联动的定位同时也意味着《如懿传》创作之初,就确定了迎合传统剧集审美趣味的基本方向。

在主题立意上,《如懿传》一开始就提出了不同于以往宫斗剧的要求。除了以后宫这个“壳”,讲出如懿与乾隆从恩爱相知到迷失破灭的婚姻历程,《如懿传》还需要以更广阔的视角刻画出后宫女人悲剧性结局,揭示出制度枷锁下人性的哀思。

一定程度上,围绕这一主旨,以导演汪俊和制片人黄澜为代表的《如懿传》主创团队,在剧本创作、拍摄制作、演员选择等环节,试图贯彻高质量、高口碑剧集的传统创作方法。

近一年半前,《如懿传》就已经杀青,但此后,《如懿传》的播出时间迟迟不能确定。

面对互联网平台的兴起、台网关系的转换,古装剧政策的不断收紧,加上《如懿传》背后的新丽传媒被阅文集团收购,《如懿传》最终已经于8月20日在腾讯视频独播。

但卡在设想和现实之间的《如懿传》一经播放,就获得了与预期相差较大的反馈。

不过,这在汪俊看来却很正常,“原来要放在电视播出的内容,现在拿到网络上播出,肯定会有各种问题,但是没有办法,只能接受。”

由这,可以得出《如懿传》的最大反思,网台关系更迭的今天,播出渠道已经不仅仅是内容的输出端口,相反,创作路径和艺术表达从故事开始落笔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和观众口味、播出方式息息相关。各类平台的观众人群已经走出了面目模糊的历史阶段,愈来愈鲜明表达出各自的喜好和倾向。

与此同时,伴随服化道、特效等影视手段突飞猛进的是,观众对内容表达方式的要求愈发严苛。当影视作品的表面和形式不能与时俱进时,有些观众甚至放弃躬下身体去打开作品的实质和内容。

尽管这样,黄澜仍然深信《如懿传》本身的思想厚度和艺术表达会迎来自己的反转,“《如懿传》不能说没有瑕疵,但我们对它的设想,那种独特的悲剧性的视角也真的不能说没有实现。”

“《如懿传》是帝王婚姻的挽歌”

区别于《甄嬛传》是《如懿传》一开始的出发点。

一直以来,《如懿传》都被作为《甄嬛传》的姐妹篇而存在。这是因为二者都来自于同一作者、编剧——流潋紫。然而,从一开始,《甄嬛传》就走了一条和《如懿传》的完全不同的创作道路。创作《甄嬛传》时,流潋紫还是大学生,到了《如懿传》的时候,流潋紫已经步入婚姻生活。

因此,《如懿传》偏向婚姻,以女主角如懿与男主角乾隆的婚姻生活为主线,讲述了如懿与乾隆从恩爱相知到迷失破灭的婚姻历程,想要探讨“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如懿的原型是乾隆第二任皇后,根据史料,她曾剪掉头发,死后以贵妃规格下葬。也因此,如懿也被流潋紫认为是比写作甄嬛时更技巧成熟、情绪张力更足的一个人物角色。

当《甄嬛传》的成功让新丽传媒看到流潋紫时,新丽传媒很快决定,与流潋紫就《如懿传》进行合作。

新丽传媒的判断依据是:一是《如懿传》有创新视角和层层打开的主题内涵;二是《如懿传》有成熟的剧作技巧和标新立异的人物;三是《如懿传》有艺术美感,很吸引人。

实际上,除了与唐人影视合作了《女医·明妃传》,《如懿传》是新丽传媒深耕多年影视剧后,第一次尝试主控大体量古装剧。无论投资、演员还是导演,在《如懿传》上,新丽传媒都试图达到“all in”的状态。

这当然与《甄嬛传》所代表的大剧的成功范式有关。同时,《甄嬛传》压力之下,新丽传媒需要就新鲜感给出更多努力。但黄澜认为,“本质上,这还是《如懿传》本身的内涵和层次决定的,《如懿传》本身的视角决定了公司愿意给到它最合理的配置。”

回到故事的一开始,购买版权后,新丽传媒的首要任务就是为这个项目确定操盘手——制片人和导演。

加入新丽七年,黄澜先后操盘女孩向女人心理角色转变的《辣妈正传》、社会文化强权下焦虑母亲的自我反省《虎妈猫爸》、职场女性的自我改变的《我的前半生》。凭借丰富的经验,黄澜很快被选定成为《如懿传》的制片人。

 

制片人黄澜

另一边,曾经执导过《夫妻那些事儿》、《我爱男闺蜜》、《小别离》等现实主义题材剧集的汪俊,成为接过《如懿传》的合适人选。不过,他对古装剧并非没有经验。2009年,汪俊也曾接下中日合拍剧《苍穹之昂》,并在品相和口碑上达到了双赢。

当新丽传媒带着《如懿传》的故事找到汪俊时,汪俊正陷于现实主义题材剧集瓶颈中,“提出的现实问题都解决不了”。“与其解决不了提出来干吗?蛮尴尬的,让人心里堵得慌。”

《如懿传》因此成为汪俊重新尝试古装剧、开拓创作路径的开始。在汪俊拿到剧本之前,《如懿传》一直被新丽传媒界定为“帝后婚姻的围城”,即披着宫斗戏外壳的帝后爱情戏、婚姻戏。汪俊看完剧本以后,将这一定义进行了扩充,“我觉得《如懿传》更像是一部帝王婚姻的挽歌,它忠实地向公众展示了后宫女人带有宿命感的情感世界,是一种悲凉的呈现。围城的定义有点小了。”

黄澜更愿意以双视角来看待《如懿传》。她认为,《如懿传》虽然叫《如懿传》,但是主角并不只是如懿,展现的其实是如懿和乾隆的婚姻故事、最高权力者的婚姻故事。以此为主视角,《如懿传》还讲述了一群没有办法形成独立人格女人的悲哀命运。这种悲剧性正是《如懿传》的特殊所在。

在汪俊看来,《如懿传》和《甄嬛传》的区别正在这里:《甄嬛传》严格意义上还是一部商业片、类型片,剧集的最后女主威武地站在了胜利的顶端。可《如懿传》是一部彻头彻尾的悲剧,如懿败在这场感情的较量里,也因此更深刻认识到后宫女人的宿命。

“在这个戏里,你再赢得皇帝的垂爱,再受宠,相对整个人生来说,只是短暂的一段。某种意义上讲,你从爱上皇帝那一刻起,你已经在走向毁灭,走向悲剧了。”

“《如懿传》可能观赏性、商业度比不上《甄嬛传》”,但《如懿传》的悲剧内核使其更沉静、更有深度,向往自由的如懿最终“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悲剧结尾也更加引发深思。“如果去掉这些去弄别的,那就不是《如懿传》了”,汪俊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

黄澜认为《如懿传》更有一种悲剧性的震撼力量在,后者实际上构成了文艺作品巨大的可咀嚼空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皇后和皇上的爱情本身就有放大的意义。我们恰恰选取了如懿这个历史上第一个主动辞职不干的皇后,把她的一生进行梳理,其实有一种批判的力量”。

《如懿传》中同时具备的对过去的社会强烈的反思、和对现代社会人性解放的讴歌,在黄澜眼中构成了这部电视剧的美学意义和现代意义。黄澜说,“如果我们一定要把过去集权社会中的宫斗看成现代社会的争斗,我觉得太牵强了,因为现在跟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这种基因决定了《如懿传》本身就是一个高格局的东西。”黄澜强调。

“要有铺垫,才有爆发力”

主题得以确定后,如何让《如懿传》更好看成为导演汪俊创作过程中的新问题。

 

导演汪俊

《如懿传》最初的剧本花费了很多笔墨来讲述后宫的日常生活,有分位分、分宫殿等桥段,也有嗑瓜子、喝下午茶等场面。某种角度上,《如懿传》甚至有点后宫浮世绘、白头宫女说玄宗的意境在。

生活化、烟火气、充满细节的《如懿传》让汪俊陷入到创作的狂喜,但他也清楚地知道,“作为一个影视剧,就要有吸引眼球的事件,有冲突、张力,有起伏、跌宕。”

为了增加作品的浓度,汪俊一直试图在二者之间找平衡。

“我希望《如懿传》既要有吸引眼球的事件、冲突,节奏紧凑,又能营造一个宫廷的真实生活和氛围,建立有关后宫生活的信念感,让观众相信这些人真的在红墙下生活。”汪俊说,“这是我们的美学创作追求”。

除了删减,汪俊还要增加故事铺垫。例如,相比于原著,《如懿传》中新增加了选秀的内容。这部分内容既可以解释高晞月、皇后、如懿她们恩怨的起源,也可以为角色关系的发展奠定基础。

起承转合一直是汪俊作为传统创作人所看重的逻辑,汪俊始终强调,“创作要有依据,情感要有铺垫”。

在汪俊看来,帝后二人的情感走向是剧集的脉络所在,从一开始青梅竹马、走入婚姻到一点一点地变化、经营,再到达到情感的顶端,浓烈到极致时,感情发生了变化,直到最后废后。“情感线一定要有铺垫,最后乾隆意识到失去可贵的东西时,才有震撼力量。”

“可能我的观念有点老,不如那种简单粗暴的那种,我要合理、有逻辑,告诉别人为什么会这样。”汪俊说。

所谓的“过不去”,或许代表了传统电视剧创作者对于影视内容叙述模式的尊重。在影视作品还被当成作品的时代,经得住推敲被每一个创作者奉为圭臬。

不过他也承认,“上来就撕的玩法也很正常,这本质上是由戏的类型和风格决定,有的戏我可能也上来就撕,但《如懿传》这样撕的话就可惜了。”汪俊将《如懿传》定义为有美学层次、有文化厚度、注重人物内心的戏,适合沉下心来看,如果全部靠外在的事件来推动,本身就是一种损失。

从剧本、拍摄到后期制作,对内容的取舍成为贯穿汪俊创作的主轴线。在剧本上,从2016年3月开始,《如懿传》就开始剧本调整修改,100多万字的剧本经过逐字逐句的调整,最终删减了10多万字。黄澜说,“内容本身就在那了,我们在尽可能把它缩短一些、浓缩一些。”

拍摄后,《如懿传》甚至还删减了近50集素材。最开始,《如懿传》拍摄了130集素材,初步剪辑剪到了99集,最终才达到87集。现在提起来,汪俊还极为不舍,“删的我都心疼!但没有办法,铺垫太多,会失去一部分观众,其实很多戏都很好看。”

 

如懿传剧照

当然,《如懿传》的内容体量还受到政策影响。

2013年广电推出的《电视剧管理规定》中规定:所有卫视黄金时段每月播出古装剧总集数,不得超过当月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15%;所有卫视黄金时段年度播出古装剧总集数,不得超过当年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15%。

尽管这样,仍然有观众提出《如懿传》的篇幅太长。汪俊对这些评论并不在意,“《如懿传》可能本来就不是给00后95后看的。”当观众人生经历越多,对人生、婚姻、爱情感悟越多,对《如懿传》的感受也越大,汪俊直言不讳向《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表示,“你指责我慢,那就去看别的,这很正常”。

《如懿传》的思辨和表达被汪俊置于更高的位置。在多年的现实题材作品的积累中,汪俊把对婚姻、情感生活等现代议题的制作经验平移到《如懿传》中。“我觉得情感模式都是相通的,拍现代戏对拍后宫是有帮助的。我在拍戏的时候常常有穿越的感觉。”比如,如懿认为皇帝把心给了前朝、后宫等,分给自己的很少,这种小心思像极了现代戏中媳妇抱怨老公把心用在事业、父母上,没空陪自己。“我觉得《如懿传》很像我之前拍的《夫妻那些事儿》,《如懿传》是宫廷版的《夫妻那些事儿》。”

也因此,“本质上,《如懿传》并不是一部传统意义的宫斗剧。所有的宫斗成分,都服务于两个人的情感线”,汪俊说。

“我之前没想过这是问题”

《如懿传》先后花费4年时间筹备剧本,又花费了9个月的时间进行拍摄,之后将近一年半时间里,《如懿传》一直深陷迷雾之中。不时有《如懿传》定档的消息传来,但最终都被证伪。

8月16日,已经被《延禧攻略》燥热了一个暑假的宫斗剧市场传来新消息,《如懿传》宣布正式定档,将于8月20日以会员付费的形式在腾讯视频上独播,每周一到周四更新2集,会员始终多看6集。

以传统电视剧经验制作的《如懿传》势必要遭逢它没有预期过的那批用户与观众,“一开始没想到这是一部网剧”。

有不少观众反映,《如懿传》在播放过程中一直在底部出现广告,并遮挡了字幕,极度影响观剧体验。对此,腾讯视频方面表示,这是由于广告投放系统出现了问题,才给观众带来了不好的观看体验。

紧接着,各类吐槽席卷而来。其中,画面、演员、服化道等问题成为争议的重点。

在服化道、人设等细节更便于提供社交话题时,故事本身反而不再成为观众的焦点。黄澜承认因为时间紧张,《如懿传》确实有些环节出现了技术问题。“《如懿传》从过审到播放的时间特别快,不过一个月内的事情。”直到播出后,黄澜还在带领团队调改《如懿传》,“《如懿传》同时提供给YouTube、腾讯视频等平台。在有些环节,因为调试过于仓促,《如懿传》在保存、输出、转码的时候出现了画质损毁。现在已经没问题了。”

尽管技术问题已经很快解决,但《如懿传》已经定型的服化道和演员却没有办法再更改。

一定意义上,这也是同题材剧集先发导致的时间差问题。黄澜认为《如懿传》花费了心血。“这次的造型、服装、道具、美术团队都是新丽合作比较默契的班底。”黄澜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表示。实际上,《如懿传》中,周迅的造型由多次获得金马奖、金像奖的张叔平负责,其他造型则由曾获亚洲电影造型奖的陈同勋负责。

《如懿传》播出后,制作团队也同样进行了反思。黄澜承认在《如懿传》中确实有些细节可以做的更好,但就整体来看,《如懿传》的美术设计已经基本完成了对乾隆王朝人物风貌的还原。

“我们尽力了,每个人在创作中都有新的探索。有时候剧集是摄影、灯光、服化道等综合作用的结果”,她强调,“《如懿传》确实不完美,但也没像网上说的那么糟糕,这个我们有很大的自信。”

至于对于主演的争议,选择演员时,不管是黄澜还是汪俊,最开始都把演技放在了首位。“找演员的时候,肯定要考虑演技强的,对人物有情感的,其实选择并不多,相反,要求越是精准,选择越少”,黄澜强调,“周迅和如懿在深层的气质上是契合的”。为此,《如懿传》花了近两年时间来锁定周迅,直到2016年敲定后才正式开拍。

 

周迅

事实上,《如懿传》中,大量篇幅是讲如懿从35到50岁之间的故事,再加上如懿传剧本是以编年史的方式的方式来撰写,汪俊考虑的是,如果中间换演员,衔接度和相似度就有可能产生问题。

“周迅毕竟也到这个年龄,我们就没想过分修饰”,汪俊说,“《如懿传》播放后,全是这种问题,我也觉得很奇怪、费解,在我看来,这就不构成问题,大量的戏在后头嘛。”

跳出问题的具体内容来看的话,如果说《如懿传》之前,在新丽传媒其他剧集上,观众的意见是缓慢积累式的,这一次,《如懿传》的观众意见则是爆发式的。

《如懿传》一被放上网络,观众的意见就已经通过评论、弹幕等方式传达。这当然和播放方式有关,但更明显的是,由于年轻一代的年龄层级与对内容的接收习惯,观众的接受者角色已经更大程度上被挣脱,其本身的主动性开始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作品的市场走向。

黄澜认为,“我发现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让我觉得制片人和观众之间根本没有所谓的落差,相反,排除喧闹的表述,观众的真正反馈是非常精准的,这也应该成为制片人的动力。”

与此同时,因为观众的意见,服化道被黄澜认为是未来需要重点关注的环节。她承认,“戏的形式和内容息息相关。不能戏的内容到了,但是形式没有跟上。大家能够把形式的东西琢磨透,我觉得是好事情。”

本质上讲,《如懿传》所遇到的问题和其播放方式的转向不可分割。《如懿传》8月20日在腾讯视频播出也意味着其暂时放弃在卫视播放的机会。黄澜说,“大家在观察腾讯视频和海外的播出情况,不排除二轮上星播放的情况。”

《如懿传》更大的意义在于,它所处的时间节点。8月13日,阅文集团宣布以不超过155亿现金加发行新股的方式,收购新丽传媒100%股份。在阅文集团试图讲出好莱坞式的IP库与studio故事的当下,《如懿传》既是阅文、新丽、腾讯三方交错力量下第一个鉴证者,也是“中国漫威”产业链下的试验品。

黄澜仍对《如懿传》抱有极大的期待,“时代虽然在变化,但多元的、经典的东西不会因此就被市场埋没。我们在观察观众趣味、喜好的同时,还是相信《如懿传》是值得被反复推敲的。”

在初步的喧嚣之后,《如懿传》正在呈现声量回升的趋势。这当然和《如懿传》本身剧情的渐入佳境有关。“潮水退去后,才能看到谁在裸泳”也一直是黄澜多年来积累下来的工作信条。“去尊重内容本身,去找到所谓的发自内心的热情,我觉得这是对于制作方来说永远不能或缺的原则。”

不过,相比外界纷纷扰扰的争议,漩涡中心的创作者汪俊反而淡定多了,“如懿就是一个自由的灵魂,我觉得这点其实挺牛的。多好、多震撼。”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马志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