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打擦边球出爆款,网剧还能走多远?

下半年刚开始,网剧方面终于出现一部稍具爆款气质的作品《镇魂》。不过这部根据网络小说改编的网剧,即使将自身尽量往都市奇幻和兄弟情方向靠拢,也掩盖不了其中的灵异成分和CP感。前段时间刚播完的网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虽然口碑不错,但是其人狐恋和穿越题材也是踩在红线边缘。在网剧宣布要进入大片化、精品化的当下,难道还是只能靠打擦边球来取胜吗?

网剧为求生改编

仍在打擦边球

最近网剧《镇魂》的粉丝群体“镇魂女孩”频繁在网络出没。这部上线半个多月的网剧如今点击量已经突破14亿,为今年有些遇冷的网剧市场带来了一些热度。其实网剧《镇魂》从演员阵容、制作班底等并无爆点,为什么能够火起来?主要还是在于其改编自著名网文作者Priest的同名小说,有一定的IP与粉丝效应,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其题材的特殊性。原著小说其实是一部都市灵异耽美文,网剧《镇魂》为了能够达到播出要求,将鬼魂亡灵等部分改成了变异人类,将同性之爱的情节改成了“惊天动地的兄弟情”,可以说求生欲满满。

之前类似题材的网剧《上瘾》和《河神》都遭遇了下架的命运,《镇魂》的改编虽然竭力避开了雷区,但还是在“卖腐”上面大做文章。比如剧中只有双男主,而没有女主,白宇和朱一龙饰演的赵云澜和沈巍组成了“巍澜CP”,经常上演互撩、靠头杀等日常,故意把观众往“腐坑”里带,因而《镇魂》吸引到的大多数是女性观众。“镇魂女孩”们对该剧素材进行了大量二次创作,“力挽狂澜”“巍风凛凛”等围绕着两位主人公的专有成语和表情包在网上盛行。

前段时间刚播完的网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也是踩在了题材红线边缘。虽然其原著小说号称创作灵感来源于《拾遗记》《太平广记》等传统古籍,但是该剧所谓的奇幻元素其实就是人狐相恋和几世穿越。之前同样是题材网剧《太子妃升职记》被下架,《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能撑到什么时候也难说。

一个月前刚上线的古装轻喜剧《萌妃驾到》刚播出了几天就遭遇下架整改,据称是因为台词用语太过于现代化,什么“副本”“boss”“朋友圈”之类的词汇比比皆是。《双世宠妃》《哦!我的皇帝陛下》等古装剧走的也都是此类“宫逗剧”的路数,连穿越、星座、互联网等用语都可以为其所用,角色分明就是穿着古装的现代人。

想要进入主流

投机取巧不是办法

从一开始的低成本无厘头喜剧,再到穿越、耽美、恶搞等题材频频触发警报,网剧一直以来是通过与电视剧题材的差异性来博取观众眼球,把大家从电视屏幕吸引到电脑屏幕上来。不过从2016年的《余罪》、2017年的《白夜追凶》开始,人们逐渐看到网剧的爆发力和可能性,不少人因此而预言网剧马上要进入精品化、大片化时代,张艺谋、王家卫、赵薇等影视大咖也纷纷瞄准网剧市场准备放手一搏。然而网剧却在今年遭遇了“倒春寒”,唯一算得上热播的《镇魂》也并非是靠制作精良取胜,玩的还是擦边球,这让人们对网剧的前景又产生了不少疑虑。

虽然早在2016年国家广电总局就提出了网剧要与电视剧同样审查标准,电视剧不能拍的题材网剧也不能拍。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网剧还是冒着被下架、被封杀的风险,游走在题材红线的边缘,甚至明知是越过雷池也要博个名头。网剧想要真正走向主流市场,获得大众的认可,必须要舍弃侥幸心理和钻空子的投机取巧心态。电视剧已经开始大量地关注现实题材,迈向现实主义创作风格,而网剧还在贪婪地期望靠打擦边球,通过题材的新异性来获得观众的关注,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责任编辑:马志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