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美元重压新兴市场货币

核心提示: 5月3日,阿根廷央行再次加息300基点,5月4日,阿根廷央行直接将基准利率调升到40%。沈建光认为:“尽管美元2018年并不悲观,但从中长期来看,本轮美元反弹并非趋势性反转,中期美元走势并不乐观。”

近期美元大幅走强主导外汇市场动荡。随着美元的走强,部分新兴市场货币遭到抛售,其中受影响最严重货币的可能就是阿根廷比索。

为防止汇率大贬,阿根廷央行8天连续加息3次,将基准利率从27.25%提升至40%,以稳定下跌的阿根廷比索。有数据统计显示,今年以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已累计下挫20%以上。但从4月16日低点至今,美元指数却已经升值3.8%,补回了年初以来的所有跌幅。

美元走强是阶段性反弹还是趋势性反转?市场疑问重重。

美元走强令新兴市场货币承压

自4月下旬以来,美元快速反弹。5月7日,由于投资者继续押注美国利率上升将提振美元,美元回升至2018年的最高水平92.99,直逼93大关。

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指出,短期内美元反转之所以值得警惕,在于过去几轮美元周期往往与危机密切相关。一般而言,美元短期内大幅上涨往往面临着资金从新兴市场迅速撤离,令新兴市场货币承压。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赵雪情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分析称,“美元反弹对新兴市场货币产生明显的下行压力。巴西、南非、墨西哥、印度、韩国、泰国、马来西亚等新兴经济体货币均对美元呈现贬值态势。”

在赵雪情看来,本轮美元快速反弹在一定程度上超出市场预期,主要源于三个方面的因素:一是通胀上行,美国或将加快货币政策正常化节奏。目前美债收益率走高,10年期美债收益率突破3%,与美元指数互动推升;二是欧洲扩张势头放缓,美国经济相对强势带动汇率反弹。近期,欧洲诸多经济指标增速放缓,4月欧元区PMI连续4个月回落,意大利等成员国仍面临显著的政经风险,欧央行货币政策“欲紧还松”,“美强欧弱”的格局再度得到确认,逆转前期欧洲超预期复苏的相对强势;三是全球地缘政治风险上升,美元因避险属性受到青睐。尽管朝鲜半岛局势出现积极曙光,但近期美国扩大对俄制裁、叙利亚局势升级、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等,致使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加剧,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助长投资者避险情绪,在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对美元的需求。

FXTM富拓货币策略和市场研究全球主管JameelAhmad也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美元的持续走强势头料给新兴市场货币带来进一步下行风险,这是2015年美联储开始加息以来前所未见的。

相比投资者对新兴市场前景感到担忧,到底是什么鼓舞了投资者对美元需求的大反转?很多人倾向于认为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自2014年以来首次升至3%上方,是美元上涨的主要驱动因素。

但JameelAhmad认为,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之间利差扩大带动了美元的涨势。英国央行(BoE)和欧洲央行(ECB)过去几周看上去收敛了加息意向。这提醒投资者美国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道路上仍明显领先于其他发达经济体。

沈建光也持类似看法,短期美元走强,主要有三个因素的支持:年初美元被过度看空、今年以来美欧经济的明显反差以及美欧货币政策退出步伐呈现差异。

鉴于通胀预期的增强以及就业市场的良好表现,美联储今年加息三次或是大概率事件,甚至有预期认为四次加息的可能性上升。

相比之下,欧央行紧缩的表态则不及预期。4月26日欧央行议息会议如期按兵不动,欧央行行长德拉吉会后表态透露欧元区经济增速或已经阶段性见顶。通胀方面,欧央行虽对中期通胀回升充满信心,但表示短期依然看不到核心通胀重拾上涨动力的迹象。

阿根廷受冲击较大

记者注意到,过去几周欧元、英镑和日元等发达经济体货币全线走低。其中,阿根廷比索尤其承压。

为了支撑比索,阿根廷央行在4月27日打响了保卫比索的第一枪,阿根廷央行宣布加息300基点,将基准利率由此前的27.25%升至30.25%。5月3日,阿根廷央行再次加息300基点,5月4日,阿根廷央行直接将基准利率调升到40%。

为何阿根廷受冲击较大?赵雪情告诉记者,阿根廷受到美元快速反弹的冲击较大,这主要源于四个方面的因素:阿根廷工业体系单一且落后,国际收支持续巨额逆差,通胀水平居高不下,经济基本面与预期不断恶化;在政治与政策环境上,阿根廷尽管推行了一系列改革,但在短期内政策也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在国际债务与融资上,阿根廷外债余额占GDP比重超过36%,历史上多次债务违约,难以自主获得国际融资支持;在汇率制度上,阿根廷在2015年取消了外汇管制,国际资本自由进出,允许比索自由浮动,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金融脆弱性。

未来美元走势如何?沈建光认为:“尽管美元2018年并不悲观,但从中长期来看,本轮美元反弹并非趋势性反转,中期美元走势并不乐观。”

在沈建光看来,美国诸多积极改善迹象的背后很大程度上要得益于短期财政刺激,从中期来看,美国收入差距仍在拉大,政府债务水平大幅上升,困扰美国经济的症结——偏低的劳动生产率以及落后的基础设施,目前看来尚没有明显改善。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可否实现可持续的繁荣存在不确定性。

由此沈建光认为,从中期来看,仍然对美元难言乐观,美元指数很难超过100。虽然阶段性的美元走强会给新兴市场货币带来一定的贬值压力,但尚不到危机的程度。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