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or雷人 "虐死中国养女"老外央视喊冤

《新闻1+1》2014年12月9日完成台本

——被遗弃的孩子:被“老外”虐待了吗?

(节目导视)

解说:

一个8岁的中国女童,一个声称来中国做慈善的外国人,菲比之死到底有何隐情。

志愿者 何女士:

她严重的缺乏营养,八九岁的孩子,那个胳膊,瘦的不得了。

解说:

他们来自哪里?他们的父母是谁?11个孩子和这个雷蒙恩又是什么关系,

雷蒙恩:

我那么爱孩子,我才不可能揍他们,或者打他们,或者欺负他们,更不是进行虐待。

何女士:

虐待不虐待,我觉得这个不敢说,但至少是对这个孩子,没有尽到责任。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被遗弃的孩子:被“老外”虐待了吗?

评论员 白岩松: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在我的背后,照片组成了一堵墙,在这个墙上,是很多被遗弃的中国的孩子,他们成长的这样一个时光记录。不过在这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当中,都很容易看到一个外籍男子的身影,而且他跟在一起的时候笑的还很开心,我们来看一下具体的这些照片。

你看非常像一家人的感觉,让你一时间搞不清他是收养人,还是志愿者,还是怎么样。好接下来回到这张照片,就变得非常特别了。这张照片是2013年9月12日,这一个蛋糕上写着雷55岁,菲比7岁,这是这个外籍男子叫雷,这个小姑娘叫菲比,这是一个很开心的给孩子过生日的这样一张照片。

但是一切都物是人非了,因为在前几天,这个叫菲比的小女孩已经8岁多了,但是她不幸的离世了。因此很多人都在怀疑,究竟这个外籍男子是在善待他,还是在虐待这些孩子,到底真实的情况是什么?今天我们的节目是采访到了这个外籍的男子,同时记者也对相关的剩下的十个孩子的去向进行了拍摄调查,来让我们走进今天的节目当中。

解说:

这个名叫菲比的中国八岁女童,两天前在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停止了呼吸。根据媒体报道,本月初菲比因十二指肠梗阻和肾部损伤被送进手术室,当时在医院照顾她的,没有她的亲人,而是一些志愿者,据了解这名中国女孩生前与其他十个孩子一起住在北京,从小被一个叫雷蒙恩的美国人抚养。

菲比,这个八岁的中国女童到底来自哪里?她的父母在哪里?她为什么会和这个叫雷蒙恩的在一起,她的死亡原因究竟和雷蒙恩有没有关系?

志愿者何女士:

虐待不虐待的话,这个我不敢说,但至少是对这个孩子没有尽到责任,她(孩子)严重缺乏营养,八、九岁的孩子了,那个胳膊瘦的不得了,小腿可细了,一点劲都没有,如果我们养育一个孩子的话,怎么可能够让一个孩子成为这样。反正从我们照顾她的这段时间看,这个孩子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

解说:

据一些志愿者称,雷蒙恩程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孩子推搡、谩骂,直接拧孩子的耳朵,甚至有怀疑说菲比身上的外伤是被雷蒙恩打的,一时间老外虐待中国儿童的说法开始蔓延。有媒体采访了雷蒙恩,和孩子曾经居住过的小区保安,保安称印象中孩子们没有一个胖点的,而且穿的衣服都很旧,甚至还提到孩子们经常翻垃圾箱,而长期帮助雷蒙恩照顾孩子的阿姨,国女士,则给出了另外一种说法。

国女士:

一个男性,而且他是50来岁,来了以后还得管他们吃饭,还得教他们书,可是这些孩子小时候换换尿不湿,洗洗澡这都好说,吃点奶他都懂,但是大了,这些孩子必须有一点逆反心理,干点淘气的事,他有时候看不惯,他也是着急,着急就免不了他心情急躁。

解说:

除了质疑雷蒙恩是否虐待孩子外,他抚养这些孩子的目的也受到了质疑。据了解雷蒙恩并没有通过合法渠道收养这些孩子,从2004年到2014年间,雷蒙恩称他曾为抚养的孩子做了唇腭裂等等修复手术,还有朋友帮他做了网站,展示十年来他和孩子们生活的亲密照片,而这些也被之存在敛财嫌疑。有记者在近日还专门去了雷蒙恩和孩子们曾经居住过的小区,结果发现,雷蒙恩之前曾频繁的带着孩子们搬家。

小区保安:

搬家走了,早搬走了。

记者:

在这住了多长时间?

小区保安:

这事我不太清楚。

物业工作人员:

最近一个礼拜,一直没见过他们。

记者:

是不是搬走了又。

物业工作人员:

不知道。

白岩松:

在这件事当中的确有非常非常多的疑团,如果要不深入的去进行探寻的话,也许容易简单的得出一些结论,但是它一定就靠谱吗?

不过在说这样的探寻之前,先有一个还是让人比较伤感的现实,现在这个小菲比已经离世了,但是只能躺在医院里头。像雷蒙恩或者其他的志愿者想要去把孩子给送走,或者说火化,但是不符合相关的条件,恐怕要靠公安去走相关的程序。孩子的死因也有记者去了解,但是都只是一面之词,因为医院并没有对外公开一个详细的报告。有的说孩子撞在了桌角上,导致出现了严重的内伤,但是当时雷蒙恩其实并不在国内,等他回来之后发现孩子总喊疼就送到医院去了,医院又送到急救室,然后又出来等等,但是这都是一面之词,因为毕竟没有医院最后的说法,我们也希望医院能够提供,或者说公安来提供孩子更加准确的死因。

现在我们会疑惑的是什么,比如说在这个屏幕上,究竟这个外籍男子雷蒙恩他是收养还是抚养,他是教育还是虐待,是行善还是借机敛财,另外他是这个收养还是一个志愿者的身份在出现等等,我们的记者今天采访到了他,听听他会说什么?

雷蒙恩:

你只要问孩子们,我绝不会欺负他们,我本来也是校长,我也知道怎么教育孩子让他们听话,学习、别闹、但是没有,我才不打孩子,我那么爱孩子我才不可能揍他们,或者打他们,或者是欺负他们,更不是进行虐待,那也太不像话,用这种说法我觉得。我这么爱他们,而且孩子们也可以作证。

孩子们没有户口,那当然我非常清楚,这不可能是我的孩子,我只能作为一个志愿者,只能花钱或者教他们学英语,或者带他们去玩,出去玩,或者帮助安排一个医生,所以我这十几年也就是那样做,一直是有的时候是花我自己的钱,有的时候是朋友们看情况,看什么样的费用,高低我们都想办法都给孩子们做手术。

邻居有时候一看那么多孩子,也不是说他们闹,因为我觉得他们还是挺安静的,就是受不了,跟房东联系,不让他们(孩子们)住,我不愿意那么多孩子在我旁边,所以好多次被轰出去,也是因为孩子太多了。这么一个情况,谁都不愿意搬家,半年里搬三四次。

白岩松:

这段话里有两个重要的信息,首先第一个信息一定来自于您的疑问,这哥们中文会说的这么好,他在中国呆了30年了,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他还当过学校的校长,因此这30多年早以把他的中文给锤炼成几乎都快没口音了,一时间让你听的,如果不说他是一个外籍男子,你几乎听不出来。第二疑问是,之前有很多人说他总带着孩子不断的在搬家,因此这样的一种行为被指责为,或者说被怀疑为是不是敛财,转身就跑,怕别人问。现在他的这个说法因为毕竟十几个孩子太闹,几乎都是被房东给轰出来的。

来,接下来我们再听听雷蒙恩谈,他跟孩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

雷蒙恩:

孩子们I am Uncle Ray(我是雷叔叔),而且Uncle Ray(雷叔叔)在英文里,还不像中文雷叔叔,Uncle Ray还是真正的家里的Uncle(叔叔),一般我们不这么随便用这个说法,所以我跟孩子们说也是一家人,是你的Uncle,但是有一点,将来希望(你们)都能够有父母,这也是为什么我特别注意,说雷叔叔,这样的话,将来有人收养这些孩子们,那有父母,而没变,我还是雷叔叔,我也还是Uncle Ray,我特意强调,因为他们有时候问,雷叔叔你是我们的父亲吗?我说我不是。但是有一点,现在你们没有父亲,没有母亲,阿姨我们,我们都是一家人,我只能那么讲。

白岩松:

听到这,有一点是确定的,他跟孩子之间关系他更多的愿意孩子叫他“雷叔叔”,但是从社会的角度来说,他是雷叔叔,但到底是不是“雷锋叔叔”,这事现在还不好确定。

但是据我们记者的采访,公安系统已经找他进行相关的询问,结果没有发现他有违法的行为。另外这些孩子,大部分都是弃婴,而且往往是身体有病,比如说腭裂等等,还要帮着他们去做手术。不过现在发生了这样一种情况之后,剩下那十个孩子,都已经有了新的去处,去处在哪,他们的未来是什么,来我们的记者继续带着咱们去观察。

解说:

就在菲比离世的前一天,12月6日,其余十名被雷蒙恩抚养的孩子,被北京警方和志愿者们送到了北京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三天以来这些孩子生活的怎么样?

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主任 许东:

我们根据他们的生活习惯,还有他们的生活特点,协调了原来参与他们照料的志愿者,继续协助我们照料他们的生活,这样使他们原来的生活习惯,得到一种延续。第二个根据他们的生活习惯和特点,给他们开辟了单独的房间,还安排了专门的服务人员,给他们提供了特殊的生活照顾,也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在机构里面适应机构的生活。

解说:

这些孩子,年龄最大的17岁,最小的只有三个月,他们大多患有唇腭裂,因为长期与雷蒙恩生活在一起,习惯了英语交流,一些年龄较小的孩子中文说的并不好,与救助中心工作人员的交流也不顺畅,再加上对陌生环境的不适应,所以在最初这些孩子对工作人员还有一些抗拒情绪,但通过细心照料,他们已经在间接的适应中。

记者 刘楠:

出于保护他们,所以说现在这些孩子,他们是单独吃住,都是和中心其他孩子是分开的。我们通过社工也了解到,这些孩子这两天状态已经不是那么抗拒了,也和这个工作人员愿意交流,这些孩子现在也会参与一些跑步、篮球这些活动。

解说:

而在饮食方面,孩子们也从原来只吃面包、饼干、果酱等西餐,逐步开始接受炖菜米饭等中式饮食。目前因为北京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只能提供临时性救助,因此这些孩子不会长期生活在这里。

许东:

那么下一步我们将带着孩子们,进行认真的体检,因为对他们在外面的生活情况不太了解,我们要对他们进行统一体检,根据他们的身心情况,下一步可能会协调有关部门,做好他们安置方面的研究,解决办法。

白岩松:

对于这些孩子,下一步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这种前景,来让我们一起听听跟他们交往了很长时间的雷蒙恩叔叔,他的看法?

雷蒙恩:

我希望能有机会,就是见到他们,支持他们,鼓励他们,因为他们毕竟是,你问他们,他们也都爱我,我也爱他们,我们也爱阿姨,阿姨也确确实实把我们,当成自己家人。就是因为我也了解,我30年也没白干,我也了解不太有可能发生(收养)的事,但是如果我能帮助一些朋友,去收养他们,那我就非常高兴。

因为我没想到搞这么乱,搞这么大,因为我也不像有几篇文章说,老雷消失了,好找我,非常好找,警察就一下就找到我。但是我希望以后,因为我父亲85岁,我这次回去是去看他,去照顾他,还是想返回中国,春节之前就赶回来。如果有海关什么的就不让回来,你说这叫什么事?我也没觉得我犯了什么罪,当然有些误会我都能理解,至于我自己我也了解好多法律,我也了解到好多事情,也包括户口,我也是下了不少工夫跟孤儿院,或者民政局朋友想办法,你也应该知道这非常难办户口,不是一时半会,一两天就办成了。

白岩松:

到底是普通的“雷叔叔”,还是一个加着引号可能会虐待孩子的“雷人的叔叔”,还是一个可敬的“雷锋叔叔”?其实现在你没法立即得出结论。但是首先需要有一个疑点要去破清,到底菲比这个孩子的死因是什么?如果这个死因能够有一个清晰来自警方和医院的这种结论,最后假如能够把这个雷蒙恩的责任几乎排出去,那可能就会向“雷锋叔叔”更靠近一点。否则可能在很多人的印象当中,还是有可能虐待孩子、或者没尽起责任的“雷人的叔叔”。但是不管怎么样,都需要一个清晰的结论。

不过一方面是菲比这个孩子,接下来我们当然还要关注这十个孩子的未来,毕竟过去很长的时间,他们可能跟雷蒙恩叔叔生活的时间更长,现在要适应新的环境。

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专家,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研究中心的主任佟丽华,也是我们节目的一个老朋友了,佟主任你好。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 佟丽华:

岩松你好。

白岩松:

这批孩子挺特别,因为他们现在是在国内,但是又是跟雷蒙恩生活了很久,外语能力可能比中文都快很强了,他们的下一步该怎么办,该谁去接管他们?

佟丽华:

像这种特殊困境的孩子,简单来说有三个步骤,一般处理的时候。第一个实际上《未成年人保护法》第43条,确实对这类问题给出了一个答案,第一个就是对流浪乞讨等生活无着的未成年人,先进入救助场所。这里要记住这句话,就是谈的是流浪、乞讨等生活无着的未成年人,也就说不仅是流浪乞讨的,也包括那些事实上生活无着的未成年人,如果没人养,先进入救助场所。但是救助场所都是短期救助,现在像北京的这个未成年保护中心,他也是一个短期救助,承担的是临时监护的责任,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如果最后发现确实是,查找不到生父母,或者其他的监护人,这时候怎么办,如果确实找不到父母或者其他亲属,这个时候应当进入政府的儿童福利机构来抚养,儿童福利机构,客观上就是国家成为孩子监护人,那么这个时候就是一种长期的抚养安置的措施,这是第二步。

当然第三步,进入了政府的儿童福利机构以后,还可能用儿童福利机构进行送养,送给其它家庭进行收养,那么这个是第三步,这个是从孩子的处置的角度来说。

但是我只想加一句话,就是对这个雷蒙恩他的问题的看法。一个方面如果这个孩子确实在死因上有疑点的话,那么不论是医疗部门还是公安部门,应该尽快作出鉴定,对她的死因给个说法,这是第一个。那么从另外一点上来说,我们也不应该轻易的对他进行有罪推定,也就是实际上,如果说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他确实是伤害了这些孩子,那我们对他过去十几年抚养这十几个孩子这种行为,还是要给予充分的肯定。

白岩松:

一方面,我们不希望把有可能是雷人的虐待了孩子的叔叔给演化成雷锋,但如果真人是雷锋,你非把人说成是一个雷人的虐待这个叔叔,也非常的不公平。

接下来我们就要去关注一下,这些孩子过去这些年,又是怎么一路走过来的。

解说:

这位国女士今年76岁,据她说,从2004年开始,通过熟人介绍,她一直在帮助雷蒙恩照顾孩子。

国女士:

认识有十年了,好多老头老太太都帮忙,但陆续有病的,有去世的,就剩我一个跟牛阿姨两人,我们俩人都快80岁了,他(雷先生),也给我们提奖励,给点钱吧。

解说:

雷蒙恩,今年56岁来自美国阿拉斯加,曾经做教育工作,

雷蒙恩:

90年代我也在另外一个国家孤儿院,做一些慈善方面的事,我也想看我自己,是否能跟一些朋友想办法,给孩子们做手术或者照顾孩子们,所以这么开始的。有人给我们电话,他们告诉我们,比如某一个弃婴女孩儿,在火车上被捡没人照顾,希望你们能接受,后来就是我们帮他们。

解说:

国女士介绍,十年来,不断有人听说这里可以收养孤残儿童,便把孩子送到雷蒙恩这里,加上菲比一共5男、6女,11个孩子。最大的是17岁男孩布拉德,最小的刚刚送来,3个月大。

雷蒙恩:

都是老头老太太抱来的,没人要的,腭裂、唇裂、都是扔的,完完整整的没有。

解说:

国女士介绍,这些孩子们送来时,大多患有唇腭裂,是由雷蒙恩联系治疗的。除了一个年龄最大的孩子患有智障,其他的目前大都已经康复。

国女士:

来了之后先上医院检查,都靠着这个老外(雷先生),他比较懂得这个,怎么做手术,怎么联系人,或者哪个医院好。

解说:

国女士还称,平时孩子们的生活主要由阿姨们帮忙照料,而雷蒙恩则会给孩子们播放一些美国的家教课程,帮他们学习英语。

国女士:

(我)给他们换尿不湿,洗洗澡,换好衣服,大了就是主要给他们做饭,老外他也是男的,不会做饭,还得带他们外边吃,我就给他们按我的做吧,吃炸酱面,爱吃饺子我就给他们包饺子。

雷蒙恩:

像我呢,以前在阿拉斯加当过校长,所以教育方面我有能力,至于谁花的钱多,谁照顾得最多,我们都是一起合作。

解说:

记者了解到,这些孩子基本是用英文交流,具有一定的读写能力,11个孩子从来没有上过正规的。

国女士:

那他们没有户口,没有怎么上学。

白岩松:

是啊,这批孩子不管是过去从哪走过来的,这种曾经处于某种野生的状态,来到雷蒙恩的身边。而且一定要注意一个细节,他们往往是弃婴,而且都是有病的弃婴。你看刚才看又有智障,又有唇腭裂的。

针对这个问题接下来还是要连线佟丽华,佟主任按理说我们有相关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为什么还会有很多的孩子尤其当他拥有了某种疾病,先天性的这种疾病之后,更容易这个野生、野长,而且好像进入到某种死角当中。

佟丽华:

《未成年人保护法》现在一共是72条,那么人们说它是未成年人保护里面的小宪法,这是对它一个比较高度的评价。但是客观说,《未成年人保护法》,总的说是原则性的规定,很多条款并不明确具体,尤其是在家庭和政府、和司法机关的相互衔接问题上,并不明确。

那么这个案子,你比如说,其实我一直呼吁一个,孩子出生就应该获得登记,也就是不论什么原因,出生以后孩子首先获得登记,来固定孩子和父母之间,也就是哪个成年人是他的父母,固定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关系,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实际上从这个案子当中我们还看到,就是一些病残儿童,那么有些父母可能就是因为孩子病残,把他遗弃了,扔到社会上,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局面。从国家的角度说,应该尽快出台对儿童的大病医疗的制度。那么也就说,不要让父母因为治疗不起孩子,因为孩子病残把他扔到社会上去,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这个制度我们也应该尽快解决。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个案子还暴露出一个问题,就实际上十几个孩子在北京这么长时间,那么我们说我们的政府和司法机关,应该对他们有这样一个监管。总的来看,现在缺乏这样的监管措施。

白岩松:

非常感谢佟丽华带给我们的解读,尤其是这个建议,孩子一出生就应该登记,这样子哪怕有父母,或者是谁把他遗弃了的话,国家不会遗弃他,因为他打一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国家的一个公民。这一点急需要这个案子当中尽早给答复,另外也赶紧应该清晰雷先生是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青草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