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科技大学原校长任廷琦:嫌送钱少,多次索贿

8月15日上午,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山东科技大学原校长任廷琦受贿案,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任廷琦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对被告人任廷琦受贿犯罪所得赃款390万余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继续追缴其受贿犯罪所得赃款390万余元,上缴国库。任廷琦54次收受、索取现金、银行卡、房屋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81万余元,其腐败行为主要发生在招生、人事、基建等腐败高发领域。这是山东省监察委员会移送司法机关第一案。

受贿781万,“海鲜盒”里送来百万现金

灰色T恤、黑色长裤、头发斑白,15日上午9时,任廷琦戴着手铐走进法庭。审判长宣读判决书,判决书长达67页,大部分时间任廷琦低着头聆听。

任廷琦是博士研究生学历,从业经历基本在高校,2003年11月任烟台师范学院(2006年4月更名为鲁东大学)党委副书记、院长,2006年7月任曲阜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2011年12月至案发任山东科技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

泰安中院经审理查明,2005年3月至2017年10月,任廷琦在担任烟台师范学院院长、曲阜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山东科技大学校长期间,接受他人请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烟台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青岛某两个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时任曲阜师范大学职业与成人教育学院副院长张某某等单位或个人,在承揽工程、拨付工程款、升学就业、调换专业、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由本人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54次收受、索取上述单位、个人所给予的现金、银行卡、房屋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81.352771万元。

任廷琦受贿的“大头”主要在基建领域。数额最大的一起犯罪事实发生在2015年6月至2017年8月,他利用担任山东科技大学校长职务上的便利,为曹某某以青岛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名义承建的山东科技大学科技园二期项目工程款拨付、曹某某以某公司名义承揽山东科技大学人才公寓一标段工程项目及该项目工程款拨付提供帮助,先后15次收受或索取曹某某给予的人民币310万元。

这其中,曹某某曾一次送给他百万元现金。曹某某的证言证实,2016年4月在任廷琦帮助下,公司顺利中标人才公寓工程,为了感谢任廷琦,他准备了100万元现金放在白色泡沫“海鲜盒”里,在一次请任廷琦吃饭后安排人给任廷琦送到家里去。看到盒里的现金,任廷琦打来电话,说“钱太多了”。曹某某说“没事,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人知道”,让任廷琦放心,任廷琦客气了一下挂了电话。

别人送钱还嫌少,多次索贿

这次受贿不仅让任廷琦得到了100万,还让他的“胃口”逐渐变大。

2014年11月至2016年4月,任廷琦为于某某的合作单位青岛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揽山东科技大学人才公寓土石方及基坑支护项目、人才公寓二标段项目提供帮助。2012年6月至2017年6月,任廷琦先后12次收受或索取于某某给予的人民币、美金、购物卡、房屋装修和家具购置,共计折合人民币184万余元。

2016年6月,任廷琦向于某某索要人民币10万元。任廷琦说,此前曹某某为感谢其帮助中标人才公寓项目工程,在中标后送给自己100万元人民币,而同样的工程于某某给的则太少了,于是谎称自己工作需要用钱,让对方准备10万元现金。此后,他又以同样手段多次向于某某索要现金。

实际上,任廷琦的索贿行为早已有之,索贿对象甚至包括学校教师、索贿财物中包括一套住宅。

2005年3月至2010年8月,任廷琦利用担任烟台师范学院院长、鲁东大学(原烟台师范学院)校长、曲阜师范大学校长职务上的便利,为烟台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揽烟台师范学院南区5号楼学生公寓和北区学生餐厅、鲁东大学生化教学实验楼工程,以及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马某某的女儿、马某某朋友孙某某的儿子顺利考入曲阜师范大学并调整专业提供帮助。2005年3月至2011年7月,任廷琦先后10次收受、索取马某某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02万余元,这其中就包括一套价值人民币64万余元的一套住宅。

2006年2月,任廷琦以给领导购买住房为由,让马某某购买了烟台一套房产,64万余元房款全部由马某某支付。

把多名艺体生转至普通文理专业

还有人向任廷琦行贿,是期望他在升学就业、调换专业等事项上给予帮助,任廷琦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主要操作手段是,先通过艺术生、体育生将考生录取到学校,再利用校长职权,指使他人,将学生转到其他专业。而按照正常录取的分数线,考生是远远考不上所转专业的。”泰安中院刑一庭庭长、本案审判长陈文生分析。

2006年12月至2007年8月,任廷琦利用担任曲阜师范大学校长职务上的便利,为陈某某的女儿陈某考取曲师大并调整专业提供帮助。任廷琦先后两次收受陈某某给予的人民币12万元。

2008年6月,马某某女儿马某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被曲师大录取,但马某想学其他专业。为此,马某某找到任廷琦,在他的帮助下,马某如愿调整了专业。

两年后,马某某朋友陈某某的儿子也以类似手段在曲师大调换了专业。

“大学本应是一片净土,任廷琦的犯罪行为,极大地损害了教育公平”,陈文生说。

制造“烟雾弹”,假装打借条

庭审中,被告人任廷琦辩称,部分数额是借款或人情往来,收受的30余万装修款出于友情。对此,法庭均没有予以采纳。

为了这套说辞,在大肆敛财的过程中,任廷琦早已多次“动脑筋”,比如假装打借条。

2017年9至10月份,任廷琦先后三次向曹某某索要人民币50万元、20万元、3万元,共计73万元。在索要其中的50万时,任廷琦就打过一张借条。证人曹某某证言证实,转款50万元后,任廷琦出具了一张借款50万元的借条,没有约定还款利息,也没有说明用途。他说,任廷琦所谓的“借”就是个幌子,实际就是向其要钱。任廷琦也供述,写借条只是幌子,他没想归还这笔钱,也根本没有能力还。

还有人主动帮他“瞒天过海”。2012年,于某某花费30余万元为任廷琦装修了位于青岛市的一套房产,装完后,他给任廷琦30万元现金,让任转入他的账户,造成任廷琦支付了30万元装修款的假象,任廷琦照做了。

泰安中院认为,任廷琦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索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应依法惩处。任廷琦具有索取他人贿赂的情节,依法应予从重处罚。鉴于其归案后主动供述监察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索贿、受贿事实,系坦白,可依法从轻处罚,遂作出上述判决。

作为大学校长,任廷琦的犯罪轨迹与其他职务犯罪有共同点,但也有特殊性。回看任廷琦的从业生涯,他从一名普通教师逐步走向领导岗位,38岁任副厅级干部,42岁官至正厅级,曾获评全国模范教师等荣誉,是山东科技大学原子分子物理学科带头人,曾当选山东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是一名学者。

但这只是他身份的一面,“作为大学校长,他既是一名学者,但又行使行政管理职能,行贿人就利用了他作为‘校长’的职务行贿,进而为他们办事。任廷琦没有把握住底线,最终受到了法律制裁,值得警醒。”陈文生表示。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责任编辑:马志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