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女生晒单人毕业照引围观 其专业已四代单传

01

“一个人的毕业照”

022

薛逸凡

日前,北京大学2010级古生物专业学生薛逸凡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了张“一个人的毕业照”,并附文“只是需要有一张来装个正经”,“合影哦”,引发了网友关注而走红。网友纷纷留言“一个人的寂寞的谁懂?”“酷毙了!专业第一名和最后一名都占了”、“这连逃课都没法逃”..。.

据其所毕业的北大元培学院副院长卢晓东介绍,“这是全中国唯一的一个只有一名学生的专业。差不多是每个年级有一个人,还有的年级是零人。”

薛逸凡同学也在社交网站写道,“如果排除该专业第一任从生科方向转换古生物方向的学生,排除第二、三任中途转入元培的学生,排除第五任马来西亚籍古生物专业学生,我作为该专业的第四任,可能是唯一一个始终由元培培养出来的本专业学生。”

据了解,薛逸凡同学中学就读于北京十一学校,系该校六年一贯制“二·四”课程实验区的学生,2010年曾入选海淀区高考考生照顾加分名单(照顾类型:单科优胜、获奖学生),其简介挂在“北京十一同学会”网站上,作为“优秀校友”展示。

还记得美国情景喜剧《老友记》中对恐龙痴迷不已的罗斯吗?片中这位古生物学教授如今在北京大学有了“继承人”。昨天,北大2010级古生物专业学生薛逸凡的“一个人的毕业照”引发了网友的围观。北大元培学院副院长卢晓东表示,“这是全中国唯一只有1名学生的专业。”

记者了解到,北京大学的古生物学专业从2008年创立至今,每年的毕业生都是一个,目前已经“四代单传”。

“一个人的毕业照”引围观

日前,北大2010级古生物专业学生薛逸凡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了一张“一个人的毕业照”,照片中的薛逸凡戴着黑框眼镜、穿着理学学士服,一个人站在北大图书馆前,这里是北大学生拍集体毕业照的地点之一。在网上流传的照片正上方,有一行红色的字,写着“北京大学2010级古生物专业合影”,相比于之前某财经院校会计学院千人合影的“一米毕业照”,薛逸凡这张“一个人的毕业照”显得十分孤寂。网友纷纷评论说,“酷毙了!专业第一名和最后一名都占了”、“这连逃课都没法逃”。

“如果排除该专业第一任从生科方向转换古生物方向的学生,排除第二、三任中途转入元培的学生,排除第五任马来西亚籍古生物专业学生,我作为该专业的第四任,可能是唯一一个始终由元培培养出来的本专业学生。”这篇薛逸凡去年发在自己人人网的日志让“古生物”这个专业和薛本人第一次走进很多北大学生的视线。

 恐龙、猛犸?古生物专业到底学什么?

“这个专业涉及课程面很宽。” 北大地空学院古生物学的在读博士刘乐说,大家熟悉的恐龙、猛犸都在古生物专业的研究范畴之中,还有古植物学、古海洋学、脊椎动物进化史……这些专业在他看来都“很有意思”。据元培学院古生物专业导师、北大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刘建波介绍,古生物学是利用古老生命痕迹进行生物学研究、探讨古代生命的特征和演化历史、讨论重大的生命起源和生物绝灭与复苏事件、探索地球演化历史和环境变化等方面的基础性学科,是生命科学、地球科学和环境科学的交叉学科。

事实上,在元培学院建立之前,北大曾有过古生物专业。上世纪90年代初,北大的古生物专业开在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后来因故取消。2008年,元培学院设立古生物专业供学生选择,这是这个本科生培养试点学院的第一个跨学科专业,也让北大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开设古生物学本科专业的高校之一。

  该专业创立后毕业生都保持一人

“这是全中国唯一的一个只有一名学生的专业。”元培学院副院长卢晓东说,“差不多是每个年级有一个人。”刘建波说,现在元培学院古生物学专业在读的学生大二有两个,(算是破了纪录),大一又恢复到一个。

为什么读这个专业的学生这么少?刘乐是古生物学本科专业在元培学院设立后第二位选择就读的。刘乐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之所以读这个专业的学生少可能是与大家对这个专业的了解不足有关。北青报记者采访发现,即便是在北大,也不是人人都知道古生物学专业,在很多学生认识中,这个专业应该属于历史学院,“跟考古专业差不多吧。”

而在知道古生物学专业的学生中,如果有机会选择,也鲜有人会主动考虑。“大家可能比较喜欢容易找工作就业面宽的专业,就像有很多人从事经济金融等方面的。”刘乐分析说,古生物学需要在野外采集化石,看起来比较累,应该也是就读人数少的原因之一。

官方说法

  这个专业不需要太多的人 但要保留

“有些专业不需要太多的人,这跟社会学科不一样。”对于古生物学专业的“人丁单薄”,刘建波说,现在海洋所、中科院的几个研究所都在呼吁保留这个专业,规模不用特别大,但也不能完全受到市场环境的影响,“有些学科必须要保留下来,特别是基础学科。”

按照刘乐的说法,选择古生物专业的学生都应该是出于对此强烈的兴趣。薛逸凡显然就是一个对于古生物相当感兴趣的学生,她在读高二时就立志要学古生物。在薛逸凡自主招生结束之后,她的分数比元培学院低了几分,于是便主动联系上了元培学院院长许崇任,并明确表示自己十分想进入古生物学专业的意愿,许崇任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所以薛逸凡与她的前几任学长不同,算是高考之后以古生物学专业招进来的。

元培学院副院长卢晓东对古生物学专业学生的评价是“人少,但他们就像宝石一样珍贵”。虽然人少,但这个专业的学生却很受重视。据刘建波介绍,国内许多相关研究单位都迫切希望吸引北大古生物学专业本科生到本单位继续深造。

 古生物专业学生吐槽

学古生物的你最伤不起!

谁再问神马是古生物学,先睁眼看看你周围!!

一万年之后这一切统统都归俺们管有没有!!!

要建个新物种写拉丁文描述三页以下丢不起人的有没有!!!!

古生物学出野外你敢不敢!!!!

一天俩馒头一咸菜见了个蜘蛛都想生吞的有没有!!!!

——摘自人人网网友日志

 核心

  怎样读完一个人的专业

随着毕业照在网上的走红,薛逸凡的人人网账号已暂停加好友申请功能,本人也婉拒了采访,但网友的各种猜测并没有结束,“一个人的寂寞谁懂?”但事实上,“一个人的专业”却并不意味着薛逸凡会有“一个人的课堂”,她会跟生物学、地质学专业的学生一起上课,并不孤独。

元培学院学生张博然介绍,作为跨学科专业培养的学生,修读古生物学专业意味着他们要修地质学的专业课,还要修生物学的专业课。但是元培学院本身并不开课,所以他们要到在各个学院的课堂上去学习,比如植物生物学要和生命科学学院的同学一起,生态学要和城市环境学院的同学一起,沉积岩石学则要和地质系的同学一起……至于课堂的人数,少的时候有十几个人,多的时候能有上百人,所以从来都不存在“一个人的课堂”。

没有小伙伴?“倒不如说有更多的小伙伴!”刘乐说。不过,这样的上课方式也会给学生带来“混乱”。薛逸凡也曾在日志中抱怨过课程的混乱,租借实验仪器也不方便。按照规定,地空学院的学生可以把实验器材长时间保管在自己身边,但薛逸凡这位元培学院的学生要借就只能把学生证押在器材室,比较麻烦。

现在,这些问题薛逸凡都已经成功克服,她的毕业论文有关“鱼龙”,这是一种脊椎动物化石,有望在美国一家权威业内期刊发表,她本人也即将留美深造。大了薛逸凡三级的刘乐本科毕业时成功保研,现在是地空学校古生物学专业的在读博士,他希望自己将来能有一个在古生物研究所的工作机会。

古生物学毕业做什么?刘建波在一次给元培学院学生介绍这个专业的宣讲会上总结了毕业生的四个去向:高校,主要是开办地质类专业的高校;研究院、所,如北古所、南古所、地质所、海洋所、地科院等;公务员和其他事业单位,如国土资源部门、博物馆等;企业单位,如合资外企、能源中企、地矿部门等。主要集中于前三个方向。至于可能会面对的清苦生活,刘乐说:“够生活就好吧,选择了这个专业的话,成就不是都用金钱衡量的。”(记者 董鑫)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青草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