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山小山村:山峪相连,麦浪滚滚,镰刀霍霍割麦忙

核心提示: 至今还保留着镰刀收割小麦,扁担挑,小车推,人拉碌碡压麦场,全家上阵,友邻互帮,打麦场的传统农村收麦场景。在柳沟村东的河套地块,今年的麦田比往年少的可怜,由于靠近汶河,大多地块被邻县的沂水人承包种植了生姜。

 

 

当你在健身房里流汗,在空调屋里惬意地享受并寻求着一杯茶的味道时。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山峪相连,麦田纵横。

有我们的父老乡亲,握着镰刀,挥汗如雨,在下火的麦地里,镰刀霍霍,弓着腰,向着小麦收割。

汗撒黄土,滋润着麦田、心田。

一片片倒下的麦穗,沉甸甸,

丰收在望的时刻,是汗水与喜悦交集的时候。

醉人的麦香,辛勤的汗水。

太阳,火辣;麦田,热浪。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

芒种已近,又到割麦时节。

我却在梦里想念回不去的割麦子时光。

一次次地站在山顶上观望,山下村前,

仅有的几片麦田,在绿色掩映下,

一天黄熟起一天,在每个爬山的早晨。

很少的几块闲地,没有播种。

长着荒草,长着杨树、桃树。

感谢这些对庄稼、粮食依然忠诚的农民,

还没有完全扔弃掉这片麦田,

让我有了想望麦田黄熟的激情。

 

 

 

一眼望不到头的麦浪翻滚着,似要燃烧起来。

我却不能将干透了的麦杆儿,揽入怀中,挥镰收割。

我却不能拣青生些的麦子,割下,让麦穗压着麦穗,打成结,捆绑麦个,站成优雅。

我却不能将站起的一个个麦个放到木车上,推运到离麦地很远的麦场里,一路上汗流浃背。

我却不能,脖系白毛巾,头戴席结子,穿长袖长裤,等待着夜晚,顶星打麦场。

 

 

 

我是看客,不是麦客,今天。

离芒种还有5天,这里满山要峪的麦田,大多已收割,剩下一行行刚刚收割后的麦茬,散发着新麦的清香。

 

今早6点,当我站在柳洪峪村北,怅然若失地看着地上的鲜麦茬。

我开始悔恨自己,迟来了两天。

两天前,这里是麦子的海洋,也是人的海洋,全村老少齐出动,一片繁忙,一片劳累,一片丰收的喜悦景象。

 

趁着晨露,趁着清晨的凉爽。

她们早已伸展开镰刀,脚下,倒下了一片片的麦子。

我站着的这个位置,去年的这个时候,一位用扁担肩挑麦个的老人,往返多少次,沉重地走在运送小麦的这条山路上。

 

 

 

茅草的白花儿在晨曦里摇曳,飘展,只是见不到那个挑担的老农民背影。

 

这个叫柳洪峪、上柳沟的小山村,层层叠叠的梯田,进不去机械。

至今还保留着镰刀收割小麦,扁担挑,小车推,人拉碌碡压麦场,全家上阵,友邻互帮,打麦场的传统农村收麦场景。

 

 

 

汗水擦透了全身上下,直一会儿腰,眺望片刻山后的天空,就又伸镰收割这一地金黄的的麦田。

在将要收获的粮食面前,她们的腰弯的最低,向着麦香,向着收获,向着天地。

打麦机上,一个家庭,有多少劳力上多少,都能施展的开,抱麦个子的,二传手,三传手。

 

不停手地向脱粒机扔放麦个子的棒劳力,最累最苦,头上,脖子里,浑身上下的麦芒,麦糠,与古铜色的肌肤亲密接触。

亲邻友朋,披星戴月赶来,帮助打麦。

 

 

 

 

 

下到一里路许,我和高自宝来到同在高耸的吉泰山脚下,与柳洪峪相近相望的邻村上柳沟村。

站在田间地头,看金黄的麦浪翻滚,看农人们抢收抢种的焦急火燎,直把身体累坏。

听布谷鸟的叫声,这是田野里最悦耳动听的歌喉。

忙碌的身影,古铜色的脊背。

感受她们的艰苦和喜悦,感受她们生死夺麦,抢收抢种的辛勤与平静。

 

 

 

 

 

每粒金灿灿的粮食面前,这些农民最珍惜,最喜悦,最流汗,腰弯的最低。

当麦粒脱离了麦芒的守护,欢雀跃动。麦芒儿的锋芒不再,伴随一个使命完成。

我是多么的愧疚和不安!不能下地帮她们割一把麦,打一粒粮。

近距离的接触,亲身感受这份劳累与喜悦!

 

 

 

 

 

我只是一个记录者,用手中的手机拍下她们的疲惫与汗水,也算圆我一个麦田守望者的梦。

许多年轻的农民选择了出外打工,撂荒现象不断拉升。

部分小山村大多是见不到年轻人了,村里多是老年人和上学的小孩子。

只有在农忙耕种和收获时,过年时,在外打工的年轻人返乡,短暂的几日忙完,就又回到打工的地方。

 

今年的小麦遇上了干旱,少雨,好多贫脊山岭地块的麦子死掉。

当下小麦不值钱,农民还是种它,没有怨言,足见其对粮食感情深厚。

同样是市场价格走势低迷的花生,农民对它情有独钟。

尽管皮果子当前一元七八角一斤,抛去一年涨起一年的化肥、地膜,农民种植花生是白搭工的。

然而,这山地上种植最多的还是花生,你看这地膜覆盖下的花生苗,绿油油的,长势喜人。

在柳沟村东的河套地块,今年的麦田比往年少的可怜,由于靠近汶河,大多地块被邻县的沂水人承包种植了生姜。

 

 

 

 

 

春种一粒粟,收获万颗粮。

这是大自然的恩赐,也是农人无争的最好的生活。

勤劳善良朴实的父老乡亲,他们苦累着,却依然喜悦满怀地收割小麦,汗水与快乐交织出来的生活,让他们更加觉得开心、快乐!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崔翠翠 许大发]


责任编辑:马志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