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军人的爱情:8年互通3532封信(图)

高原军人的爱情是苦的,也是甜的。今天《解放军报》“生活周刊”刊登文章《那一朵摇曳的格桑花》,文章讲述了陆军青藏兵站部唐古拉泵站的邱宏涛和他的爱人丁赟的爱情故事。

那一朵摇曳的格桑花

“我要和你一起上唐古拉,去看看你工作的环境,看看那儿的格桑花……”听着丁赟的话,陆军青藏兵站部唐古拉泵站的邱宏涛感到很震惊。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外表柔弱的江南女孩,竟有如此的勇气。

这是俩人在鸿雁传情8年、互通3532封信后第一次见面时,丁赟向他提出的要求。

那年,邱宏涛经老班长的妻子牵线,与家住浙江湖州的丁赟成为“笔友”。当他从唐古拉这个被认为是“高山上的山”“雄鹰飞不过去的山”上的泵站向丁赟寄出第一封书信的时候,他没有想到,很快便得到这位即将走进大学姑娘的回复。信中,丁赟对戍守高原、献身国防的他表达了深深的敬意。

从此,信让邱宏涛和丁赟的生活充满了色彩。盼信、读信、回信,成了最令俩人快乐的事。从邱宏涛的信中,丁赟看到了唐古拉的壮美,懂得了军人的职责使命;在丁赟的信中,邱宏涛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体贴和关爱。

信是使者,也是红娘。当两颗年轻火热的心灵彼此靠近,唐古拉与湖州的空间距离也被美好的爱情填满。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丁赟到了唐古拉才发现,那里根本没有邱宏涛信中的那些美好。战士们那黑红黑红的脸和乌紫乌紫的嘴唇,让她惊呆了。

这还不算,头疼、胸闷、呕吐,强烈的高原反应把丁赟折腾得好惨。看着丁赟遭罪,邱宏涛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忙前忙后地照顾着姑娘。战友们纷纷过来解围,把用维他命营养液培育出的月季花放在丁赟床头,把舍不得吃的冻僵了的小西红柿、皱巴巴的蔫苹果塞在丁赟手里。

丁赟明白,尽管唐古拉没有春暖花开,但在高原军人的精神世界里,这海拔4860米的高原也成了芳香醉人的地方。她对邱宏涛说:“唐古拉再冷,你邱宏涛的心是热的。”

离开的那天,天空飘着雪花。丁赟独自从格尔木乘火车回了湖州,却把一颗心留在了唐古拉。

回到浙江后,丁赟辞掉了中石油湖州分公司会计工作,准备和邱宏涛结婚。

家人强烈的反对,没有让她动摇;同事和朋友说她傻了疯了,也没有让她退缩。其实,她也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是啊,为什么呢?”也许是自小就梦想成为一名军人的情结总是牵动着她,也许是高原军人在恶劣自然环境中的坚韧乐观感染着她,也许是邱宏涛一次次申请坚守唐古拉的责任感打动了她。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王宁
0